社科網(wǎng)首頁(yè)|論壇|人文社區|客戶(hù)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網(wǎng)
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研究領(lǐng)域的公民社會(huì )思潮省思——基于理論、歷史與現實(shí)三個(gè)維度的分析
中國農村觀(guān)察 2018(06)        2019-12-02
    王 娟  華中農業(yè)大學(xué)馬克思主義學(xué)院 

  摘 要:公民社會(huì )是基于西方歷史發(fā)展抽象出來(lái)的關(guān)于社會(huì )與國家關(guān)系的思想理論, 20世紀90年代傳入中國以來(lái)引起多學(xué)科領(lǐng)域學(xué)者的廣泛關(guān)注。農村社會(huì )學(xué)領(lǐng)域的學(xué)者亦把這一理論運用到農村社會(huì )發(fā)展、鄉村治理等研究中, 但是, 從理論上看, 現有的研究在應用公民社會(huì )理論時(shí)對這一概念的理解和定位有一定的偏誤;從歷史上看, 研究中所涉及不同歷史時(shí)期中國農村出現的所謂“公民社會(huì )”“公民社會(huì )組織”與公民社會(huì )存在本質(zhì)差別;從農村社會(huì )現實(shí)看, 村民的社會(huì )組織參與情況及農村社會(huì )組織的性質(zhì)亦不能說(shuō)明農村公民社會(huì )已經(jīng)形成或者萌芽。因此, 公民社會(huì )并不符合中國農村社會(huì )發(fā)展的實(shí)際, 也不是中國農村未來(lái)的發(fā)展方向。社會(huì )建設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事業(yè)總體布局中的重要內容, 在當前實(shí)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時(shí)代背景下, 農村社會(huì )發(fā)展研究需要積極把握國家與社會(huì )分化或融合的關(guān)系形態(tài), 探索中國本土化的社會(huì )組織與政府部門(mén)良性互動(dòng)的發(fā)展模式。

  關(guān)鍵詞:農村社會(huì )學(xué); 公民社會(huì ); 市民社會(huì ); 社會(huì )組織;

  基金: 國家社科基金項目“網(wǎng)絡(luò )社會(huì )思潮的傳播及引導研究” (編號:17BKS150) 的資助;

    全文: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研究領(lǐng)域的公民社會(huì )思潮省思——基于理論、歷史與現實(shí)三個(gè)維度的分析

  Reflections on Civil Society Thoughts in the Field of Rural Sociology:An Analysis Based on Theory, History and Reality

  Wang Juan

  Abstract:Civil society is an ideological theory abou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tate and society abstracted from the development of the Western history.Civil society theory has a long history and can be traced back to ancient Greece.Its viewpoints are different in different historical and theoretical stages of development.In the 1990 s, it was introduced into China, and quickly attracted the enthusiastic attention of scholars in the fields of politics, sociology, history and so on.In the field of rural sociology, scholars discuss civil society and its construction in rural areas in the light of China's rural social development, new rural construction practices and rural governance.Meanwhile, some problems need further discussion.With regard to a definition of civil society, different researchers emphasize different elements of this concept based on their own research objects, which seemingly correspond to the elements of civil society, but in essence, it is hard to say that there is no structure and spirit deviation.At the same time, researchers in this field tend to regard civil society as an ideal goal rather than an interpretation pattern.So they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 rationality, advantages and functions of civil society without full understanding of the essential characteristic of civil society.The historical period from the late Qing Dynasty to the early period since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has been regarded by some researchers as an embryonic period of civil society, and the implementation of villagers' autonomy after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has been regarded as the symbol of the development and even formation of civil society.But, the so-called “civil society” and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 in rural areas of China in these historical periods are essentially different from civil society.Even today, rural social organizations in China are not spontaneous social organizations formed by the people, but new social organizations are embedded in the local governance structure led by the government.It is inappropriate to regard these social organizations as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 or the germination of civil society.Therefore, civil society is not in line with the reality of China's rural social development, nor is it the future direction of China's rural development.Social construction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overall layout of the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he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the study of rural social development needs to actively grasp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tate and society, and explore the developmentmodel of positiveinteraction between localized socialorganizations and government.

  Keyword:Rural Sociology; Civil Society; Social Organization;

 

  一、引言

  公民社會(huì )是根植于西方歷史文化的思想理論, 公民社會(huì )理論歷史淵源久遠, 可追溯至古希臘, 其思想主線(xiàn)圍繞國家與社會(huì )的關(guān)系, 在不同的歷史及理論發(fā)展階段所指代的內容有所差異。20世紀80年代公民社會(huì )理論在西方復興, 在政界、學(xué)界和公眾中均產(chǎn)生了強烈的反響, 20世紀90年代傳入中國, 迅速受到政治學(xué)、社會(huì )學(xué)、歷史學(xué)等領(lǐng)域學(xué)者的熱切關(guān)注?!肮裆鐣?huì )”的英文為“Civil Society”, 中國學(xué)者在引進(jìn)這一理論時(shí)也翻譯為“民間社會(huì )”或“市民社會(huì )”, 不同學(xué)者在使用不同譯法時(shí)所指代的內容有所差異, 這源于公民社會(huì )理論本身的復雜性。在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研究領(lǐng)域, 學(xué)者們結合中國農村社會(huì )發(fā)展、新農村建設實(shí)踐及鄉村治理等問(wèn)題探討公民社會(huì )及其在農村的建構問(wèn)題, 主要采用“公民社會(huì )”和“市民社會(huì )”兩種譯法, “公民社會(huì )”是較為普遍的用法, “市民社會(huì )”譯法多出現于農村社會(huì )轉型或城鎮化研究的文章中1。

  在公民社會(huì )與農村社會(huì )發(fā)展的關(guān)系上, 不少學(xué)者視公民社會(huì )為未來(lái)農村建設的目標與發(fā)展方向, 認為新農村建設的深層意蘊即“農村市民社會(huì )的培育” (張健, 2006) , 農村基層政權問(wèn)題突出是“政治國家與公民社會(huì )的分野模糊造成的” (上官莉娜, 2004) , 要在公民社會(huì )的視域中探索民主治理的創(chuàng )新模式 (田明孝, 2007) , 借鑒公民社會(huì )的理念和機制推進(jìn)農村社區治理 (羅中樞, 2010) , 推動(dòng)“農村由臣民社會(huì )轉變?yōu)槊裰鞯墓裆鐣?huì )” (郭道暉, 2006) , 建立成熟的、有自治能力的公民社會(huì ) (趙泉民, 2010;賈菁菁, 2011) , 等等。

  學(xué)者們從農民、農村和整個(gè)社會(huì )發(fā)展等諸多層面論證公民社會(huì )的重要性:對農民而言, 公民社會(huì )是確立農民的公民地位 (匡和平, 2007) , 改變農民弱勢處境的途徑 (劉鵬, 2001;郭立強、張利國, 2016) , 能夠保障農民的平等參與權, 增強農民行動(dòng)能力 (陳偉東等, 2012) , 發(fā)揮農民主體性, 實(shí)現農民的話(huà)語(yǔ)權 (汪小紅, 2012) , 是農民政治發(fā)展權的實(shí)現基礎和動(dòng)力性因素 (丁德昌, 2016) ;對農村社會(huì )而言, 鄉村公民社會(huì )奠定中國農村社會(huì )自治的基礎 (陳葉蘭, 2011) , 有助于村民自治的完善和發(fā)展 (鞏玉濤, 2008) , 促進(jìn)基層民主政治建設 (王麗, 2012) , 鄉村公民社會(huì )與政府的互相合作、相互制約能夠推動(dòng)中國鄉村治理走向善治 (唐正繁, 2006) ;對于整個(gè)社會(huì )和國家而言, 培育具有相對自主性的農村公民社會(huì )是推動(dòng)中國現代化進(jìn)程的必然要求 (趙全軍, 2003) , 是中國民主發(fā)展的基礎和途徑 (何包鋼, 2012) 。

  對于公民社會(huì )在農村的發(fā)育發(fā)展現狀, 學(xué)者們認為中國農村正處于從鄉土社會(huì )向公民社會(huì )過(guò)渡的起始階段 (楊心宇、王伯新, 2005;陳葉蘭, 2011) , 已經(jīng)展現了“向市民社會(huì )變遷、轉型的必然趨勢” (楊心宇、王伯新, 2005) 。也有學(xué)者認為建國后中國農村已經(jīng)出現了公民社會(huì )的萌芽, 60年公民社會(huì )的成長(cháng)“已經(jīng)在鄉村造就了一個(gè)廣大的公民社會(huì )” (歐陽(yáng)兵, 2009) 。

  視公民社會(huì )為未來(lái)社會(huì )發(fā)展目標的前提下, 學(xué)者們把農村作為中國公民社會(huì )培育的重點(diǎn)和難點(diǎn) (郭偉等, 2007) , 從不同角度提出公民社會(huì )的培育策略:認識上實(shí)現“社會(huì )本位觀(guān)”替代“權威本位觀(guān)” (趙守飛、陳偉東, 2013) ;制度上消除城鄉二元制度下的種種不公 (趙曉鋒等, 2013) , 讓民間組織參與農村制度化治理進(jìn)程, 實(shí)現治理主體多元化 (王振海、王義, 2008) , 通過(guò)協(xié)商民主發(fā)展協(xié)商治理 (何包鋼, 2012) ;培育途徑上加快農村經(jīng)濟發(fā)展、加強憲政建設、提高農民的組織化意識 (張帆, 2008) , 政府支持農村社會(huì )組織的發(fā)育 (鞏玉濤, 2008) , 構建鄉村公民社會(huì )與政府相互合作、相互制約的平衡機制 (唐正繁, 2006) , 做好公民意識的思想啟蒙教育, 培養農民完整的公民意識和公民品格 (趙泉民, 2010;賈菁菁, 2011;何光全, 2018) ;環(huán)境建設上營(yíng)造公民文化氛圍 (鞏玉濤, 2008;郭立強、張利國, 2016) , 等等。

  從以上以公民社會(huì )為參照對中國農村社會(huì )發(fā)展、鄉村治理等問(wèn)題的探討, 可見(jiàn)學(xué)者們對公民社會(huì )抱有相當高的期望。在其他學(xué)科領(lǐng)域, 對公民社會(huì )的倡導與質(zhì)疑同樣強烈, 但在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研究領(lǐng)域, 質(zhì)疑的聲音相對較少?;诂F有研究成果, 本文從理論、歷史和現實(shí)三個(gè)維度探析公民社會(huì )與中國農村社會(huì )發(fā)展的契合情況及未來(lái)的可能性。

  二、理論維度:公民社會(huì )理論的復雜性與概念理解上的偏頗性

  公民社會(huì )理論是一個(gè)隨著(zhù)歷史發(fā)展不斷演化的理論, 更多體現為從國家和社會(huì )關(guān)系層面“對不同時(shí)期西方歷史現狀的描述” (劉紹彬、郭玲, 2012) , 根據其思想演變大致可劃分為古典公民社會(huì )理論、近代公民社會(huì )理論和當代公民社會(huì )理論?!肮裆鐣?huì )”的詞源可追溯到亞里士多德《政治學(xué)》中的Politike Koinonia, 指稱(chēng)政治共同體或城邦國家。公元1世紀古羅馬政治家西塞羅將其譯成拉丁文Civilis Societas, 并首次定義了公民社會(huì )的內涵:“它不僅指單個(gè)國家, 而且也指業(yè)已發(fā)達到出現城市的文明政治共同體的生活狀況” (戴維·米勒、韋農·波格丹諾, 1992) 。這一定義約在14世紀開(kāi)始為歐洲學(xué)者采用, 直到17、18世紀社會(huì )契約論思想家霍布斯、洛克、盧梭那里, 公民社會(huì )仍然與政治國家一體, 指代與野蠻社會(huì )、自然狀態(tài)相對應的政治社會(huì ), 是通過(guò)“締結契約形成的文明社會(huì )或政治國家” (李佃來(lái), 2007) 。從古希臘到17、18世紀公民社會(huì )等同政治社會(huì )的公民社會(huì )理論統稱(chēng)為古典公民社會(huì )理論。

  近代公民社會(huì )理論以黑格爾與馬克思的市民社會(huì )理論為主要代表, 強調公民社會(huì )與政治國家的分離。中國學(xué)界在研究這一時(shí)期的公民社會(huì )理論時(shí)多把“Civil Society”翻譯為“市民社會(huì )”, 資產(chǎn)階級市民階層的壯大是這一時(shí)期最主要的社會(huì )背景之一。在黑格爾 (2007) 的市民社會(huì )理論中, “市民社會(huì )是處在家庭和國家之間的差別階段”。黑格爾從人類(lèi)倫理精神發(fā)展的角度把家庭、市民社會(huì )和國家視為體現不同倫理精神的社會(huì )實(shí)體, 家庭是體現自然倫理精神的實(shí)體, 人們以“愛(ài)的原則”來(lái)處理相互的關(guān)系。人們走出家庭進(jìn)入社會(huì ), 在生產(chǎn)和交換中出于相互需要建立起的社會(huì )組織即市民社會(huì ), 市民社會(huì )是利益的聯(lián)合體, 是“需要的體系”, 是代表倫理精神發(fā)展第二階段的實(shí)體。國家是市民社會(huì )的未來(lái)時(shí)態(tài), 人們以理性原則處理相互關(guān)系, 國家是體現最高倫理精神的實(shí)體??梢?jiàn)在黑格爾那里, 市民社會(huì )和國家是一個(gè)實(shí)體的兩個(gè)階段。馬克思主義理論中的市民社會(huì )主要指資本主義社會(huì )中與上層建筑相對應的經(jīng)濟基礎、生產(chǎn)關(guān)系。馬克思、恩格斯 (1995) 指出:“在過(guò)去一切歷史階段上受生產(chǎn)力制約同時(shí)又制約生產(chǎn)力的交往形式, 就是市民社會(huì )?!?“真正的市民社會(huì )只是隨同資產(chǎn)階級發(fā)展起來(lái)的;但是市民社會(huì )這一名稱(chēng)標志著(zhù)直接從生產(chǎn)和交往中發(fā)展起來(lái)的社會(huì )組織, 這種社會(huì )組織在一切時(shí)代都構成國家的基礎以及任何其他的觀(guān)念的上層建筑的基礎?!?可見(jiàn)在馬克思那里, 市民社會(huì )和國家是同一個(gè)實(shí)體的兩個(gè)部分。

  20世紀以來(lái)的公民社會(huì )理論把經(jīng)濟領(lǐng)域從公民社會(huì )中分離出去, 提出公民社會(huì )、經(jīng)濟領(lǐng)域和政治國家三分法, 主要代表人物是葛蘭西和哈貝馬斯。葛蘭西 (2000) 認為公民社會(huì )位于“經(jīng)濟結構與具有立法權和強制力的國家之間”。他把上層建構分為公民社會(huì )和政治社會(huì ), 公民社會(huì )主要是由社會(huì )、文化領(lǐng)域構成, 是自由意志的領(lǐng)域, 政治社會(huì )是暴力、干預的領(lǐng)域, 但是政治社會(huì )、統治階級通過(guò)公民社會(huì )行使文化領(lǐng)導權。哈貝馬斯早期對公民社會(huì )的定義非常接近馬克思的市民社會(huì )定義, 認為公民社會(huì )是隨著(zhù)資本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的發(fā)展而形成的獨立于政治國家的“私人自治領(lǐng)域”, 包括私域 (Private Sphere) 和公域 (Public Sphere) 兩個(gè)部分, 私域是由商品市場(chǎng)、勞動(dòng)市場(chǎng)、資本市場(chǎng)等構成的資本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體系, 是狹義上的公民社會(huì );公域是由私人組成的、獨立于政治國家的非官方組織所構成的社會(huì )文化系統 (哈貝馬斯, 1999) 。哈貝馬斯后期從溝通行動(dòng)理論出發(fā), 通過(guò)對公共領(lǐng)域、生活世界的分析, 指出構成公民社會(huì )核心的不是“在馬克思和馬克思主義那里包括根據私法構成的, 通過(guò)勞動(dòng)市場(chǎng)、資本市場(chǎng)和商品市場(chǎng)之導控的經(jīng)濟”, 而是“一些非政府的、非經(jīng)濟的聯(lián)系和自愿聯(lián)合, 它們使公共領(lǐng)域的溝通結構扎根于生活世界的社會(huì )成分之中。組成市民社會(huì )的是那些或多或少自發(fā)地出現的社團、組織和運動(dòng), 它們對私人生活領(lǐng)域中形成共鳴的那些問(wèn)題加以感受、選擇、濃縮, 并經(jīng)過(guò)放大以后引入公共領(lǐng)域” (哈貝馬斯, 2003) 。這一定位也是當前西方公民社會(huì )理論的主流。

  公民社會(huì )理論引入中國初期, 學(xué)界多用“市民社會(huì )”的譯法, 這與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中“市民社會(huì )”術(shù)語(yǔ)相一致。20世紀90年代后期, “公民社會(huì )”的譯法開(kāi)始得到廣泛認可, 在于其更能體現公民對政治生活的參與, 與當代公民社會(huì )理論的旨趣最為一致。中國學(xué)界對“公民社會(huì )”比較有影響力的界定來(lái)自鄧正來(lái)和俞可平。鄧正來(lái) (2008) 是最早把公民社會(huì )理論引入中國的學(xué)者之一, 他使用的是“市民社會(huì )”的譯法, 定義市民社會(huì )為“社會(huì )成員按照契約性規則, 以自愿為前提和以自治為基礎進(jìn)行經(jīng)濟活動(dòng)、社會(huì )活動(dòng)的‘私域’, 以及進(jìn)行議政參政活動(dòng)的非官方公域”。這一定位囊括了部分經(jīng)濟領(lǐng)域, 與馬克思的市民社會(huì )理論及哈貝馬斯早期的定義較為接近。俞可平 (2007) 定義公民社會(huì )為“國家或政府系統以及市場(chǎng)或企業(yè)系統之外的所有民間組織或民間關(guān)系的總和”, “官方政治領(lǐng)域和市場(chǎng)經(jīng)濟領(lǐng)域之外的民間公共領(lǐng)域”, “組成要素是各種非政府和非企業(yè)的公民組織, 包括公民的維權組織、各種行業(yè)協(xié)會(huì )、民間的公益組織、社區組織、利益團體、同仁團體、互助組織、興趣組織和公民的某種自發(fā)組合等等”, “是介于政府與企業(yè)之間的‘第三部門(mén)’”。俞可平的定義是典型的政治國家、經(jīng)濟領(lǐng)域、公民社會(huì )三分法。這兩種界定在學(xué)界公民社會(huì )研究中被廣為參考和引用, 在研究中自己界定“公民社會(huì )”或“市民社會(huì )”的學(xué)者, 其定義也多是從特定角度對這兩種定義的闡發(fā)。相對而言, 在研究中傾向政治國家和公民社會(huì )兩分法的學(xué)者多引用鄧正來(lái)的界定, 傾向政治國家、經(jīng)濟領(lǐng)域、公民社會(huì )三分法的學(xué)者多借鑒俞可平的界定。

  作為偏應用研究的學(xué)術(shù)領(lǐng)域, 農村社會(huì )學(xué)領(lǐng)域的學(xué)者在涉及公民社會(huì )的研究中較少像政治學(xué)、歷史學(xué)領(lǐng)域的學(xué)者一樣梳理公民社會(huì )的理論淵源, 厘定公民社會(huì )的內涵外延。多數學(xué)者并不專(zhuān)門(mén)解釋何為公民社會(huì ), 而是把公民社會(huì )作為約定俗成的概念直接使用。而實(shí)質(zhì)上不僅中國學(xué)界對“公民社會(huì )”這一概念尚未達成一致, 作為公民社會(huì )理論原產(chǎn)地的西方學(xué)界亦是如此。在對公民社會(huì )進(jìn)行簡(jiǎn)單定義的研究成果中, 不同的研究者基于自己的研究對象強調這一概念中的不同要素:研究民間組織的學(xué)者把公民社會(huì )定義為“存在于政府之外的所有民間關(guān)系的總和” (周彩姣, 2009) ;研究農村協(xié)會(huì )的學(xué)者界定公民社會(huì )為“以公共利益、公共理性、公共責任為紐帶而聯(lián)結起來(lái)的社會(huì )狀態(tài)和社會(huì )關(guān)系” (陳麗明、劉力達, 2010) ;研究憲政民主的學(xué)者認為公民社會(huì )是“同政治國家相對應的政治社會(huì )”, “是由政治人 (公民) 組成的政治存在” (郭道暉, 2006) ;研究民主治理的學(xué)者定義公民社會(huì )為“公民們追求自身特殊利益為生存動(dòng)因的亞社會(huì )” (唐正繁, 2006) 。有學(xué)者把基層或地方自治機構亦列在公民社會(huì )之列, 定義公民社會(huì )為“保護公民權利和公民政治意志的民間組織和機構”, “介于家庭與國家之間的自主性團體、非政府組織、基層或地方自治機構” (鞏玉濤, 2008) 。采用“市民社會(huì )”譯法的學(xué)者多從國家—社會(huì )兩分法的角度定義市民社會(huì ), 認為市民社會(huì )是“與政治國家相分離的具有一定自主自治性的私人領(lǐng)域” (胡建, 2013) , 包括“國家政治生活之外的所有社會(huì )秩序和社會(huì )過(guò)程” (趙全軍, 2003) ??梢?jiàn), 相關(guān)研究對公民社會(huì )的定義有各取所需的傾向, 不同學(xué)者對公民社會(huì )不同側面的強調表面上契合了公民社會(huì )的某些要素, 但實(shí)質(zhì)上很難說(shuō)沒(méi)有游離公民社會(huì )的結構及精神實(shí)質(zhì)。

  立足于國家與社會(huì )的分離, 強調社會(huì )的獨立性、自主性和參與性, 是學(xué)界公民社會(huì )研究中基本一致的取向, 農村社會(huì )學(xué)領(lǐng)域亦是如此。然而, 與其他領(lǐng)域相比, 這一領(lǐng)域關(guān)于公民社會(huì )的研究多把公民社會(huì )作為一種理想目標而不是解釋模式。研究者更傾向于倡導或支持建構公民社會(huì ), 因而較多的關(guān)注公民社會(huì )的合理性、優(yōu)點(diǎn)和功能, 缺乏對公民社會(huì )本質(zhì)屬性的挖掘和充分認識。公民社會(huì )有著(zhù)深刻的資本主義歷史文化傳統與制度背景。哈貝馬斯的公民社會(huì )理論主要是通過(guò)對18世紀和19世紀初英、法、德三國歷史考察來(lái)分析特定歷史階段的市民社會(huì )類(lèi)型, 闡明“資產(chǎn)階級公共領(lǐng)域”的理想類(lèi)型 (夏昌奇, 2008) 。因此, 公民社會(huì )體現的是西方資產(chǎn)階級社會(huì )的民主觀(guān)。對于世界上大多數國家而言, 民主的價(jià)值是一樣的, 但實(shí)現民主的道路是不一樣的。社會(huì )主義民主與資本主義民主的社會(huì )基礎不同, 公民社會(huì )的民主主張完全異于社會(huì )主義民主政治建設的內在機理 (王燕文, 2013) 。公民社會(huì )推崇個(gè)人自由至上的權利觀(guān)、憲政模式的民主觀(guān)、公民完全自治的社會(huì )觀(guān) (祖密密, 2018) , 視公民社會(huì )為國家政治權力體系以外的社會(huì )自治構架, 通過(guò)與國家的分離而成為制衡國家的力量。公民社會(huì )倡導作為個(gè)體的公民通過(guò)組織化來(lái)對抗國家強權對公民權利和利益的侵擾, 倡導通過(guò)發(fā)展組織, 整合力量, 自下而上倒逼“政改”來(lái)實(shí)現民主 (許海, 2017) , 極易渲染對立情緒, 制造社會(huì )矛盾。因此, 當研究者從公民社會(huì )某種結構化要素的角度出發(fā)論述構建公民社會(huì )時(shí), 對公民社會(huì )的認知極易偏離其本質(zhì)屬性, 缺少辯證分析, 進(jìn)而忽略其對于不同體制國家來(lái)說(shuō)危險的一面。

  三、歷史維度:公民社會(huì )的具體性與中國農村社會(huì )的特殊性

  學(xué)者們辨析中國的“公民社會(huì )”時(shí), 主要以近代為研究起點(diǎn), 認為“中國歷史上沒(méi)有市民社會(huì )”4, “近代以前只有民間社會(huì )”, “中國近代的市民社會(huì )是在19世紀中期以后, 在近代的工商業(yè)和租界文化的發(fā)展和近代社會(huì )變革的推動(dòng)下, 從傳統社會(huì )結構中逐漸蛻變出來(lái)的”5。近代以來(lái)中國時(shí)局多變, 農村社會(huì )亦有諸多變遷, 一些變遷的轉折點(diǎn)被學(xué)者們視為公民社會(huì )萌芽或者形成的標志。

  歷史上, 農業(yè)是中國最基本的經(jīng)濟形式, 小農經(jīng)濟是長(cháng)期以來(lái)中國傳統農業(yè)生產(chǎn)的基本模式, 小農經(jīng)濟的封閉性加上安土重遷的觀(guān)念共同形塑著(zhù)建立在血緣、地緣關(guān)系上的村落共同體。正如費孝通在《鄉土中國》一書(shū)中所描述的“血緣關(guān)系是首要的社會(huì )聯(lián)系紐帶” (費孝通, 2015) 。新中國成立前, 鄉村治理突出表現為國家控制下的鄉紳和家族治理, 即“鄉規紳治”。士紳自身是相對獨立的階層, 又是連接國家與農民的紐帶, 有時(shí)是國家治理地方的代理人, 有時(shí)又是地方社區利益的代表 (陳家建, 2015) 。建國后, 農業(yè)社會(huì )主義改造把小農經(jīng)濟改造為社會(huì )主義集體經(jīng)濟, 農業(yè)合作化運動(dòng)建立起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體制, 國家行政權力和社會(huì )權力高度統一的人民公社瓦解了傳統的家族組織, 政府的正式管理制度替代了傳統的鄉村規約, 鄉村治理表現為國家權力對鄉村社會(huì )的單向統治。改革開(kāi)放后, 中國逐漸廢除了人民公社制度, 農村社會(huì )結構發(fā)生巨大變遷。1987年第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huì )常務(wù)委員會(huì )通過(guò)《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huì )組織法 (試行) 》, 1998年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huì )常務(wù)委員會(huì )第五次會(huì )議通過(guò)《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huì )組織法》6?!吨腥A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huì )組織法》確定了基層政府與村民委員會(huì )之間指導與被指導的關(guān)系, 農村社會(huì )實(shí)行村民自治, 村民委員會(huì )成為農村社會(huì )管理最基本的組織形式。進(jìn)入21世紀以后, 中央政府為減輕農民負擔, 推行稅費改革, 強調對農村和農民實(shí)行“多予少取”的政策, 村民自治宏觀(guān)環(huán)境面臨重大變化,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wù)院辦公廳先后下發(fā)了《關(guān)于進(jìn)一步做好村民委員會(huì )換屆選舉工作的通知》 (2002年) 和《關(guān)于健全和完善村務(wù)公開(kāi)和民主管理制度的意見(jiàn)》 (2004年) , 提出保障農民的知情權、決策權、參與權和監督權, 從制度上解決了村干部的民主監督問(wèn)題, 進(jìn)一步保障村民自治的健康發(fā)展。

  近代以來(lái)農村社會(huì )發(fā)展變遷的歷程中, 清末民初到建國初期的歷史時(shí)期多被學(xué)者們認為是公民社會(huì )的萌芽時(shí)期, 改革開(kāi)放后村民自治的實(shí)行則被認為是公民社會(huì )發(fā)展乃至形成的標志。清末民初被認為是最早出現公民社會(huì )的時(shí)期, 閔杰 (2005) 在對近代關(guān)于公民社會(huì )研究的回顧中指出, 清末民初的商會(huì )“使人確信近代中國確實(shí)出現過(guò)市民社會(huì )”。唐正繁 (2006) 在對農村社會(huì )治理模式進(jìn)行分析時(shí)認為“近代以后, 中國已出現相對獨立的公民社會(huì )雛型”, 主要證據是商會(huì )和廟會(huì );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的社會(huì )體制改革、計劃經(jīng)濟向市場(chǎng)經(jīng)濟的轉變“在政治、社會(huì )上催生出當代中國鄉村公民社會(huì )的原生模型——村民自治組織 (即村民委員會(huì )) ”。歐陽(yáng)兵 (2009) 把建國初期農村的互助組、生產(chǎn)合作社、人民公社視為中國鄉村公民社會(huì )的萌芽。束錦 (2010) 認為改革開(kāi)放、村民自治、市場(chǎng)經(jīng)濟及稅費改革等要素推動(dòng)不同于鄉土社會(huì )又與政治社會(huì )相對立的新社會(huì )類(lèi)型——中國農村市民社會(huì )的出現, 且經(jīng)過(guò)多年的村民自治實(shí)踐, 國家把“比國家直接管理更有利于農村發(fā)展的領(lǐng)域逐步讓渡給農村社會(huì ), 農村社會(huì )正逐步成長(cháng)為真正意義上的市民社會(huì )”。

  沿著(zhù)近代歷史發(fā)展的脈絡(luò )分析, 清末到民初的商會(huì )、廟會(huì )、行會(huì )等組織, 具備公民社會(huì )組織所強調的契約和自愿組織等要素, 但并沒(méi)有擺脫宗法社會(huì )組織模式的束縛。從組織自身來(lái)看, 家族性、地緣性、封閉性特征突出, 缺少公民社會(huì )組織最重要的公開(kāi)性、開(kāi)放性特質(zhì);從與國家關(guān)系層面看, “與國家或政治權力之間的嵌合性比較強”, 這些看似獨立于國家之外的機構或組織, 實(shí)際上可能只是“國家權威的社會(huì )性設計” (楊念群, 19957;崔志海, 2004) , 正如有學(xué)者指出的, “市民社會(huì )”的提法畢竟離20世紀的中國過(guò)于遙遠, 即便在國際大都市的周邊城鎮, 想要找到西方意義上的“市民”也相當困難, 更不用說(shuō)在經(jīng)濟落后的鄉村了 (李學(xué)昌、許曉青, 2003) 。建國初期農村具有自治性質(zhì)的互助組、生產(chǎn)合作社、人民公社是農業(yè)社會(huì )主義改造的產(chǎn)物, 農民并沒(méi)有參與或不參與這些組織的選擇權, 人民公社后期發(fā)展成為政社高度一體化的基層政權, 因而與公民社會(huì )的自主性、非官方性有著(zhù)根本的區別。關(guān)于改革開(kāi)放后村民自治是否為公民社會(huì )的“原生模型”或為農村公民社會(huì )的實(shí)現打下基礎, 筆者認為, 中國的村民自治與西方的社會(huì )自治有著(zhù)根本的不同, 西方的社會(huì )自治是自然形成的, 中國的村民自治是國家賦權的。村民委員會(huì )作為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wù)的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 是在人民公社進(jìn)行政社分開(kāi)的過(guò)程中逐步建立起來(lái)的, 是包含經(jīng)濟、政治、文化、社會(huì )等各種功能在內的基層組織?!吨腥A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huì )組織法》授權把部分治理權下放基層并在這一層面實(shí)行直接民主, 村民委員會(huì )雖然是群眾自治組織, 但并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社會(huì )組織, 村民委員會(huì )有協(xié)助鄉鎮人民政府開(kāi)展服務(wù)與管理工作的義務(wù), 這與西方的社會(huì )自治獨立并制衡政治國家的功能不同。

  綜上, 近代以來(lái)中國出現的民間組織并不是公民社會(huì )意義上的社會(huì )組織, 建國后的互助組、合作社、人民公社也不是公民社會(huì )的萌芽, 中國的村民自治亦不是西方意義上的公民社會(huì )。

  四、現實(shí)維度:公民社會(huì )組織的規定性與中國農村社會(huì )組織的獨特性

  公民社會(huì )的主體是各種非政府、非企業(yè)的社會(huì )組織, 社會(huì )組織及其發(fā)展狀況往往是論證公民社會(huì )存在或者發(fā)展狀態(tài)的依據。農村社會(huì )學(xué)領(lǐng)域的相關(guān)研究主要從兩個(gè)角度展開(kāi):一是社會(huì )組織的個(gè)案研究, 二是社會(huì )組織豐富程度的分析。有學(xué)者通過(guò)浙東“劉老會(huì )”的個(gè)案分析認為“村莊次級自治組織的培育是村民自治、農村公民社會(huì )成長(cháng)的重要生長(cháng)點(diǎn)” (阮云星、張婧, 2009) , 通過(guò)對廣西壯族聚居山區荔枝協(xié)會(huì )的分析論證農會(huì )在鄉村公民社會(huì )培育中凝聚村民、防范行政權力侵犯村民利益、協(xié)調鄉村社會(huì )矛盾等作用 (陳麗明、劉力達, 2010) 。有學(xué)者通過(guò)農村社會(huì )組織的數量來(lái)衡量公民社會(huì )的發(fā)展狀況, 田明孝 (2007) 根據浙江截止2005年底的民間社團組織數, 特別是在縣以下活動(dòng)的社團數及增長(cháng)速度論證經(jīng)濟發(fā)達的農村地區“已經(jīng)具備了公民社會(huì )生存和發(fā)展的條件”, 并把各種自愿組織的成立作為浙江農村公民社會(huì )形成的標志之一。不容置疑, 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 中國社會(huì )組織發(fā)展迅速, 這得益于國家對社會(huì )組織的大力支持, 但是, 通過(guò)個(gè)別地區社會(huì )組織的發(fā)展及社會(huì )功能發(fā)揮來(lái)斷定公民社會(huì )的發(fā)育和形成是值得商榷的。

  中國綜合社會(huì )調查 (Chinese General Social Survey, CGSS) 公開(kāi)的2012年度數據中有比較詳細的涉及社會(huì )組織的內容, 筆者按三大經(jīng)濟帶8劃分分析農業(yè)戶(hù)口居民參與社會(huì )組織的狀況。數據顯示:東部沿海地區參與率稍高于中部?jì)汝懙貐^和西部邊遠地區, 但所有地區受訪(fǎng)對象參與具體社會(huì )組織的比例均低于5.0%, 積極參與的比例均在3.0%以下 (見(jiàn)表1) ??梢?jiàn), 受訪(fǎng)對象對各種社會(huì )組織的參與度相當低。

  表1 CGSS數據:農業(yè)戶(hù)口受訪(fǎng)對象社會(huì )組織參與情況

 

表1 CGSS數據:農業(yè)戶(hù)口受訪(fǎng)對象社會(huì )組織參與情況

 表1 CGSS數據:農業(yè)戶(hù)口受訪(fǎng)對象社會(huì )組織參與情況 

  注:表中a、社會(huì )公益組織指志愿者組織、非盈利組織, b、群眾運動(dòng)指因環(huán)保、維權等事件形成的組織, c、娛樂(lè )休閑團體指業(yè)余愛(ài)好和體育俱樂(lè )部。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社會(huì )學(xué)研究所“中國社會(huì )狀況綜合調查” (Chinese Social Survey, CSS) 2011年的調查問(wèn)卷涉及社會(huì )組織, 雖然與CGSS在組織類(lèi)型劃分上有差異, 但數據顯示農業(yè)戶(hù)口受訪(fǎng)對象的參與情況與CGSS的調查基本一致, 只有中部?jì)汝?、西部邊遠地區的宗教團體和西部邊遠遠地區的聯(lián)誼組織參與率超過(guò)了5.0%, 受訪(fǎng)對象對其他社會(huì )組織的參與率均不到5.0% (見(jiàn)表2) 。忽略農民的社會(huì )組織參與情況, 僅依據社會(huì )組織的數量及增長(cháng)來(lái)斷定中國農村公民社會(huì )已經(jīng)形成顯然是不夠嚴謹的。

  

  

  表2 CSS數據:農業(yè)戶(hù)口受訪(fǎng)對象社會(huì )組織參與情況 

  表2 CSS數據:農業(yè)戶(hù)口受訪(fǎng)對象社會(huì )組織參與情況

  

  

  注:表中a、聯(lián)誼組織指文體娛樂(lè )團體、互聯(lián)網(wǎng)團體等組織, b、民間社團指志愿者、業(yè)主委員會(huì )、環(huán)保組織, c、職業(yè)團體指商會(huì )、農業(yè)合作組織、行業(yè)協(xié)會(huì )、專(zhuān)業(yè)學(xué)會(huì )。

  既然個(gè)別社會(huì )組織的發(fā)展完善與農村社會(huì )組織的數量不能充分說(shuō)明農村公民社會(huì )的形成, 那么能否把當前農村社會(huì )組織的發(fā)展作為公民社會(huì )出現或者萌芽的標志呢?公民社會(huì )組織具有四個(gè)特點(diǎn):非政府性、非營(yíng)利性、相對獨立性和自愿性 (俞可平, 2007) , 從這些特點(diǎn)來(lái)看, 中國當前農村的社會(huì )組織與公民社會(huì )意義上的社會(huì )組織仍有相當差異。學(xué)界多把納入農村政治和文化生活的組織分為六種類(lèi)型:共青團、婦聯(lián)等具有合法身份、和政府聯(lián)系緊密的組織;家族、宗族、廟會(huì )等傳統民間組織;老年協(xié)會(huì )、關(guān)心下一代幫扶協(xié)會(huì )等公益組織;行業(yè)協(xié)會(huì )、村民理事會(huì )等功能性組織;各種宗教組織;幫會(huì )性質(zhì)的黑社會(huì )組織。其中宗教組織和幫會(huì )性質(zhì)的黑社會(huì )組織被學(xué)者們排除在公民社會(huì )組織之外 (西方把宗教組織作為公民社會(huì )組成部分) , 家族、宗族、廟會(huì )等傳統民間組織是否屬于公民社會(huì )組織仍存爭議, 部分學(xué)者將其排除, 但有學(xué)者認為家族組織是“利用傳統組織資源的當代社會(huì )組織”, 應該列在公民社會(huì )組織之列 (高丙中、夏循祥, 2012) 。不存在爭議且被作為標志性公民社會(huì )組織納入研究視野的主要是公益類(lèi)組織、村民理事會(huì )等議事組織和行業(yè)協(xié)會(huì )等經(jīng)濟組織。但實(shí)質(zhì)上中國農村的類(lèi)似組織都具有不同程度的行政背景。近年來(lái)在農村大量出現的村民理事會(huì )、紅白理事會(huì )及鄉風(fēng)文明理事會(huì ), 并不完全是村民自發(fā)組建, 絕大部分是應鄉鎮及以上政府部門(mén)要求成立的新農村建設的“標配”。在湖北羅田, 鄉風(fēng)文明理事會(huì )是各鎮民政部門(mén)和文化站推進(jìn)鄉風(fēng)文明的三大工程之一。在湖北鐘祥東寶鎮6個(gè)行政村的訪(fǎng)談中, 受訪(fǎng)對象均表示“成立紅白理事會(huì )是上面政府要求的, 監督大家辦活動(dòng)簡(jiǎn)單辦”, “紅白理事會(huì )主要是村支書(shū)和村里老干部組織, 在大家心目中威信比較高的”。當地政府部門(mén)的受訪(fǎng)對象表示, 政府參與的“不僅是明確社會(huì )組織在社會(huì )治理中的分工和業(yè)務(wù)范圍, 鼓勵和支持一切合法的社會(huì )組織充分發(fā)展, 形成規模, 建立相對固定的活動(dòng)場(chǎng)所, 還包括積極給予資金和政策支持, 為一些社會(huì )組織購買(mǎi)活動(dòng)器材和辦公用具”。這與公民社會(huì )組織所強調的非政府性和相對獨立性差別甚大。

  新農村建設背景下, 政府給與農業(yè)技術(shù)類(lèi)組織人力、物力、財力等各方面支持。鐘祥東寶鎮一個(gè)由6個(gè)網(wǎng)格組成的行政村, 260余戶(hù)共1100余名村民中, 2017年有兩三百人次參加農業(yè)技術(shù)、畜牧部門(mén)培訓, 村民表示“參加培訓政府出錢(qián), 村民不需要出錢(qián)還有補貼和證書(shū)”。鐘祥東寶鎮三星村有中華蜜蜂養殖協(xié)會(huì )和三星香菇種植專(zhuān)業(yè)合作社兩個(gè)經(jīng)濟合作組織, 其中中華蜜蜂養殖協(xié)會(huì )由選派到村里擔任黨組織第一書(shū)記的市文明辦副主任倡議成立;村里的另一大支柱產(chǎn)業(yè)香菇種植, 在2017年前大多各自為陣, 黨支部第一書(shū)記和駐村工作組先后籌措扶貧資金10多萬(wàn)元, 幫助貧困戶(hù)改善香菇種植條件, 并成立三星香菇種植專(zhuān)業(yè)合作社, 可見(jiàn)政府部門(mén)是技術(shù)及經(jīng)濟類(lèi)組織發(fā)展的重要支撐力量9。公益性組織也是在鄉鎮上級部門(mén)的指導及村支書(shū)的直接帶領(lǐng)下成立并開(kāi)展活動(dòng)。鐘祥東寶鎮永隆村, 村里有“主動(dòng)作為獻余熱, 愛(ài)心幫教青少年”的關(guān)愛(ài)留守兒童組織, 村部辦公室張貼的“五老幫五生”10宣傳板顯示:關(guān)愛(ài)領(lǐng)導小組的構成中, 組長(cháng)為村支書(shū), 副組長(cháng)為村副支書(shū), “五老”由四位離任村干部、一位老黨員和一位老教師組成。工作制度中說(shuō)明:“在鎮黨委的領(lǐng)導下, 每季度研究一次關(guān)心下一代工作……”, 工作職責包括“收集村組關(guān)心下一代工作情況并報告鎮關(guān)心下一代委員會(huì )”。

  由此可見(jiàn), 社會(huì )組織確實(shí)正在成為農村建設和發(fā)展的重要力量, 但中國農村社會(huì )組織并不具備公民社會(huì )組織所強調的非政府性和相對獨立性等特征。這些社會(huì )組織往往由村民委員會(huì )、鄉鎮及以上政府部門(mén)倡導和組織成立, 由村支書(shū)記、老干部、老黨員等負責和領(lǐng)導, 政府資助是其主要的經(jīng)費來(lái)源之一, 大部分農村社會(huì )組織并不獨立于政府部門(mén)??梢?jiàn), 當前農村的社會(huì )組織并不是民間自發(fā)形成的社會(huì )組織, 而是嵌入政府主導的地方治理結構之中的新型社會(huì )組織, 把這些社會(huì )組織作為公民社會(huì )組織或者公民社會(huì )的萌芽是不妥的。

  五、結語(yǔ)

  許多學(xué)者研究指出, 公民社會(huì )是基于歐洲歷史的一種地方性發(fā)展路徑的歷史經(jīng)驗和理論抽象 (李學(xué)昌、許曉青, 2003;崔志海, 2004;劉紹彬、郭玲, 2012) , 構成這一理論的假設具有典型的西方特征, 這些特征在中國并不存在。從公民社會(huì )理論及其產(chǎn)生和發(fā)展的背景來(lái)看, 公民社會(huì )是在自由主義、個(gè)人主義和多元主義的西方文化傳統上發(fā)展起來(lái)的, 這與中國強調整體主義、集體主義, 信奉和諧統一的文化傳統存在很大的差異;公民社會(huì )預設了國家與社會(huì )之間的二元對立, 而中國則是一個(gè)有著(zhù)漫長(cháng)的家國同構傳統的國家。因此, 公民社會(huì )“應當作為一種認識手段而不是政治或社會(huì )理想應用于當代中國” (劉紹彬、郭玲, 2012) 。近代以來(lái)中國農村社會(huì )體制幾經(jīng)變遷, 但是農村社會(huì )與國家的一體化始終未變。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 中國民間組織的類(lèi)型不斷增加, 行政部門(mén)對其的稱(chēng)謂也幾經(jīng)變化, 1978~1998年稱(chēng)為社會(huì )團體, 1999~2006年稱(chēng)為民間組織, 2007年黨的十七大報告中使用“社會(huì )組織”概念, 沿用至今。黨的十七屆三中全會(huì )審議通過(guò)的《中共中央關(guān)于推進(jìn)農村改革發(fā)展若干重大問(wèn)題的決定》提出要“培育農村服務(wù)性、公益性、互助性社會(huì )組織, 完善社會(huì )自治功能”11。十八屆三中全會(huì )提出“拓寬國家政權機關(guān)、政協(xié)組織、黨派團體、基層組織、社會(huì )組織的協(xié)商渠道”12, 將社會(huì )組織納入協(xié)商渠道之一。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要推動(dòng)協(xié)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fā)展, 統籌推進(jìn)政黨協(xié)商、人大協(xié)商、政府協(xié)商、政協(xié)協(xié)商、人民團體協(xié)商、基層協(xié)商以及社會(huì )組織協(xié)商”13。這些文件精神反映了政府部門(mén)對發(fā)揮社會(huì )組織社會(huì )建設功能的重視。無(wú)論社會(huì )組織是作為社會(huì )建設和管理的主體還是民主協(xié)商的主體, 都需要理論和實(shí)踐兩方面的積極探索。具體到農村社會(huì )建設中, 需要積極把握國家與社會(huì )分化或融合的關(guān)系形態(tài), 探索基于中國本土文化和社會(huì )特點(diǎn)的社會(huì )組織與政府部門(mén)良性互動(dòng)的發(fā)展模式。

  參考文獻

  [1].安東尼奧·葛蘭西, 2000:《獄中札記》, 曹雷雨等譯, 北京: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出版社。

  [2].陳家建, 2015:《中國農村治理研究的理論變遷》, 《江漢論壇》第1期。

  [3].陳麗明、劉力達, 2010:《少數民族地區農會(huì )在培育鄉村公民社會(huì )進(jìn)程中的獨特意義--對廣西壯族聚居山區欽北區新棠鎮荔枝協(xié)會(huì )的調查分析》, 《黑龍江民族叢刊》第4期。

  [4].陳偉東、張文靜、張娜娜、舒曉虎, 2012:《合作主義:城鄉社區一體化中政府、市場(chǎng)、農民的關(guān)系》, 《華中師范大學(xué)學(xué)報 (人文社會(huì )科學(xué)版) 》第2期。

  [5].陳葉蘭, 2011:《論公民社會(huì )對我國農村社會(huì )自治的意義》, 《社會(huì )科學(xué)家》第4期。

  [6].崔志海, 2004:《市民社會(huì )理論與晚清研究》,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院報》12月2日。

  [7].戴維·米勒、韋農·波格丹諾, 1992:《布萊克維爾政治學(xué)百科全書(shū)》, 鄧正來(lái)等譯, 北京:中國政法大學(xué)出版社。

  [8].鄧正來(lái), 2008:《國家與社會(huì ):中國市民社會(huì )研究》, 北京:北京大學(xué)出版社。

  [9].丁德昌, 2016:《村民自治與農民政治發(fā)展權保障》, 《求索》第8期。

  [10].費孝通, 2015:《鄉土中國》, 北京:人民出版社。

  [11].高丙中、夏循祥, 2012:《作為當代社團的家族組織--公民社會(huì )的視角》, 《北京大學(xué)學(xué)報 (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版) 》第4期。

  [12].鞏玉濤, 2008:《村民自治中的政府功能分析--以新農村建設為背景》, 《云南行政學(xué)院學(xué)報》第4期。

  [13].郭道暉, 2006:《新農村憲政建設的兩大要務(wù)--子民變公民, 農民社會(huì )提升為公民社會(huì )》, 《甘肅社會(huì )科學(xué)》第3期。

  [14].郭立強、張利國, 2016:《關(guān)于農民環(huán)境弱勢群體與公民教育的思考》, 《成人教育》第4期。

  [15].郭偉、王春英、廖繼超, 2007:《公民社會(huì )培育視野下的四川農村民間經(jīng)濟組織》, 《社會(huì )科學(xué)研究》第4期。

  [16].哈貝馬斯, 1999:《公共領(lǐng)域的結構轉型--論資產(chǎn)階級社會(huì )的類(lèi)型》, 曹衛東等譯, 上海:學(xué)林出版社。

  [17].哈貝馬斯, 2003:《在事實(shí)與規范之間》, 童世駿譯, 北京:三聯(lián)書(shū)店。

  [18].何包鋼, 2012:《協(xié)商民主和協(xié)商治理:建構一個(gè)理性且成熟的公民社會(huì )》, 《開(kāi)放時(shí)代》第4期。

  [19].何光全, 2018:《現代化視野下的我國農民教育問(wèn)題》, 《現代遠程教育研究》第1期。

  [20] .黑格爾, 2007:《法哲學(xué)原理》, 楊東柱等譯, 北京:商務(wù)印書(shū)館。

  [21].胡建, 2013:《沖突與緩和:市民社會(huì )語(yǔ)境中市民和國家--以集體土地征收補償立法為維度》, 《河海大學(xué)學(xué)報 (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版) 》第1期。

  [22].賈菁菁, 2011:《農村青年的公民意識問(wèn)題研究》, 《中國青年政治學(xué)院學(xué)報》第1期。

  [23].匡和平, 2007:《關(guān)于當代中國農民“公民地位”的人學(xué)思考》, 《西南大學(xué)學(xué)報 (人文社會(huì )科學(xué)版) 》第1期。

  [24].李佃來(lái), 2007:《古典市民社會(huì )理念的歷史流變及其影響》, 《武漢大學(xué)學(xué)報 (人文科學(xué)版) 》第5期。

  [25].李學(xué)昌、許曉青, 2003:《“國家政府權與農村社會(huì )”:一個(gè)研究命題的回顧與反思》, 《學(xué)術(shù)研究》第1期。

  [26].劉鵬, 2001:《淺論中國農村社會(huì )組織的現代化》, 《中國農村觀(guān)察》第6期。

  [27].劉紹彬、郭玲, 2012:《中國“市民社會(huì )”的建構何以可能?--一個(gè)基于學(xué)理與事實(shí)雙重維度的初步考察》, 《科學(xué)·經(jīng)濟·社會(huì )》第4期。

  [28].羅中樞, 2010:《公民社會(huì )視野下的農村社區治理初探》, 《理論視野》第12期。

  [29].閔杰, 2005:《近代中國市民社會(huì )研究10年回顧》, 《史林》第1期。

  [30].歐陽(yáng)兵, 2009:《從社政式治理到社團式治理--鄉村公民社會(huì )成長(cháng)的60年》, 《嶺南學(xué)刊》第5期。

  [31].阮云星、張婧, 2009:《村民自治的內源性組織資源何以可能?--浙東“劉老會(huì )”個(gè)案的政治人類(lèi)學(xué)研究》, 《社會(huì )學(xué)研究》第3期。

  [32].上官莉娜, 2004:《公民社會(huì )視角下的基層政權建設》, 《江漢論壇》第10期。

  [33].束錦, 2010:《農村民間組織與村民自治的共生與互動(dòng)--基于市民社會(huì )語(yǔ)境下的探討》, 《江海學(xué)刊》第4期。

  [34].唐正繁, 2006:《中國鄉村民主治理模式探析》, 《貴州社會(huì )科學(xué)》第2期。.

  [35].田明孝, 2007:《公民社會(huì )與浙江農村的治理創(chuàng )新》, 《浙江學(xué)刊》第3期。

  [36].汪小紅, 2012:《農村社區權力關(guān)系建構:一種善治的話(huà)語(yǔ)分析》, 《社會(huì )主義研究》第1期。

  [37].王麗, 2012:《公民社會(huì )視角下的村民自治研究》, 《理論探討》第5期。38.王燕文, 2013:《社會(huì )思潮怎么看》, 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

  [38].王振海、王義, 2008:《當代中國農村制度化治理主體缺失及培育研究》, 《經(jīng)濟社會(huì )體制比較》第6期。

  [39].夏昌奇, 2008:《公共領(lǐng)域的論理與生活世界的溝通--哈貝馬斯市民社會(huì )理論的兩個(gè)基本進(jìn)路》, 《國外社會(huì )科學(xué)研究》第2期。

  [40].許海, 2017:《“公民社會(huì )”的表象與實(shí)質(zhì)》, 《前線(xiàn)》第7期。

  [41].楊心宇、王伯新, 2005:《中國農村市民社會(huì )發(fā)展的路徑選擇》, 《求是》第5期。

  [42].俞可平, 2007:《中國公民社會(huì )研究的若干問(wèn)題》, 《中共中央黨校學(xué)報》第6期。

  [43].張帆, 2008:《論農村法治建設對農村市民社會(huì )的訴求》, 《理論與改革》第4期。

  [44].張健, 2006:《市民社會(huì )與當代鄉村結構轉型》, 《文史哲》第4期。

  [45].趙全軍, 2003:《村民自治制度的實(shí)施對中國農村市民社會(huì )形成的促進(jìn)作用》, 《云南社會(huì )科學(xué)》第4期。

  [46].趙泉民, 2010:《農民的公民意識與中國鄉村合作經(jīng)濟組織的發(fā)展》, 《社會(huì )科學(xué)》第8期。

  [47].趙守飛、陳偉東, 2013:《公民社區建設和中國現代化之路--兼評〈建構中國的市民社會(huì )〉》, 《甘肅社會(huì )科學(xué)》第2期。

  [48].趙曉鋒、馬欣榮、張永輝、霍學(xué)喜, 2013:《中國鄉村治理結構的轉變》, 《重慶大學(xué)學(xué)報 (社會(huì )科學(xué)版) 》第2期。

  [49].周彩姣, 2009:《論民間組織與農村村民自治的發(fā)展》, 《湖北社會(huì )科學(xué)》第7期。

  [50].祖密密, 2018:《“公民社會(huì )”思潮及其理論和實(shí)踐誤區》, 《探索》第2期。

  注釋

  1 出于尊重原文, 本文在直接引用市民社會(huì )研究的文獻時(shí)仍保留“市民社會(huì )”的譯法。

  2 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識形態(tài)》 (節選) ,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5年, 第87~88頁(yè)。

  3 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識形態(tài)》 (節選) ,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5年, 第130~131頁(yè)。

  4 此觀(guān)點(diǎn)出自夏維中:《市民社會(huì ):中國近期難圓的夢(mèng)》,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季刊》 (香港) , 1993年第4卷。因原始文獻不可查, 此處轉引自閔杰 (2005) 。

  5 此觀(guān)點(diǎn)出自蕭功秦:《市民社會(huì )與中國現代化的三重障礙》,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季刊》 (香港) , 1993第4卷。因原始文獻不可查, 此處轉引自閔杰 (2005) 。

  6 我國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huì )組織法》為2010年10月28日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huì )常務(wù)委員會(huì )第十七次會(huì )議修訂, 2010年10月28日公布實(shí)施。此處指的是1998年11月4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huì )常務(wù)委員會(huì )第五次會(huì )議通過(guò), 1998年11月4日公布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huì )組織法》。

  7 此觀(guān)點(diǎn)目前可查的最早出處為楊念群:《近代中國研究中的“市民社會(huì )”——方法與限度》, 《二十一世紀》 (香港) , 1995年12月號, 總第32期。因原始文獻不可查, 此處引用轉引自閔杰 (2005) 。

  8 東部沿海地區:北京、天津、河北、遼寧、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山東、廣東、海南;中部?jì)汝懙貐^:山西、吉林、黑龍江、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西部邊遠地區:重慶、四川、貴州、云南、西藏、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廣西、內蒙古。

  9 參見(jiàn)何志琛:《袁付杰:“三駕馬車(chē)”帶動(dòng)村民走上幸福路》, http://zhongxiang.cjyun.org/p/68274.html。

  10 “五老”指由老干部、老戰士、老專(zhuān)家、老教師、老模范組成的未成年人幫扶隊伍;“五生”是指留守生、學(xué)困生、特困生、單親生、殘疾生五類(lèi)特殊學(xué)生。

  11 參見(jiàn)《中共中央關(guān)于推進(jìn)農村改革發(fā)展若干重大問(wèn)題的決定》, 載《推進(jìn)農村改革發(fā)展的偉大綱領(lǐng)》, 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8年, 第19頁(yè)。

  12 參見(jiàn)《中共中央關(guān)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wèn)題的決定》, 載《十八大以來(lái)重要文獻選編》 (上) , 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 2014年, 第528頁(yè)。

  13 參見(jiàn)習近平, 2017:《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huì )奪取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chǎn)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上的報告》, 北京:人民出版社, 第18頁(y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