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wǎng)首頁(yè)|論壇|人文社區|客戶(hù)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網(wǎng)
馬克思對黑格爾“市民社會(huì )”理論的超越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網(wǎng)-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報        2018-08-17
 
 

  黑格爾的“市民社會(huì )”思想集中反映在《法哲學(xué)原理》一書(shū)中。根據黑格爾的論述,市民社會(huì )概念可定義為:由私人生活領(lǐng)域及其外部保障構成的整體。黑格爾認為,市民社會(huì )屬于客觀(guān)精神發(fā)展的第三階段即倫理范疇,是介于家庭生活和政治國家之間的一個(gè)特殊領(lǐng)域,“市民社會(huì )是處在家庭和國家之間的差別的階段,雖然它的形成比國家晚。其實(shí),作為差別的階段,它必須以國家為前提,而為了鞏固地存在,它也必須有一個(gè)國家作為獨立的東西在它面前”。 

  黑格爾首次將市民社會(huì )從政治國家中剝離出來(lái),從學(xué)理上完成了市民社會(huì )與政治國家由重合到分野的歷史過(guò)程。在關(guān)于市民社會(huì )的問(wèn)題上,黑格爾以前的政治哲學(xué)中存在著(zhù)一個(gè)共同現象,那就是把“市民社會(huì )”與“國家”視為同一個(gè)東西。黑格爾反對傳統哲學(xué)的政治國家與市民社會(huì )的等同公式,對社會(huì )契約論者把國家與市民社會(huì )混為一談提出了批評,他說(shuō),“如果把國家同市民社會(huì )混淆起來(lái),而把它的使命規定為保證和保護所有權和個(gè)人自由,那么單個(gè)人本身的利益就成為這些人結合的最后目的。由此產(chǎn)生的結果是,成為國家成員是任意的事”。 

  黑格爾把“市民社會(huì )”叫作“外部的國家,即需要和理智的國家”,以區別于他所說(shuō)的真正意義上的國家或政治國家。這里所謂的“需要”即指人們的物質(zhì)生活、物質(zhì)利益的需要,它是市民社會(huì )中眾多個(gè)體相互聯(lián)系的紐帶。在市民社會(huì )里,獨立自足的個(gè)人進(jìn)行生產(chǎn)、交易、消費,以滿(mǎn)足各自的需要。黑格爾指出,人與動(dòng)物的區別就在于他們不是隨遇而安,而是通過(guò)勞動(dòng)手段,把自然界提供的原料改造成能夠滿(mǎn)足他們多樣化需要的形式。不難看出,黑格爾所說(shuō)的市民社會(huì )屬于物質(zhì)生活的領(lǐng)域,其中,“需要的體系”即社會(huì )經(jīng)濟關(guān)系領(lǐng)域,是以法律制度和公共權力為后盾的“外在的”政治秩序,因而它被黑格爾視為“外部的國家”。 

  當然,黑格爾的市民社會(huì )理論亦有其缺點(diǎn)。他在把市民社會(huì )與政治國家進(jìn)行二元區分的同時(shí),仍將司法制度和警察組織等屬于政治國家的機構納入市民社會(huì )的范圍,明顯地暴露出其在分離市民社會(huì )與政治國家過(guò)程中的不徹底性。黑格爾將政治國家凌駕于市民社會(huì )之上,把前者視為決定后者的東西,這種“倒因為果,倒果為因,把決定性的因素變?yōu)楸粵Q定的因素,把被決定的因素變?yōu)闆Q定性的因素”的觀(guān)點(diǎn),使他無(wú)法超出歷史唯心論。此外,黑格爾高揚政治國家、貶抑市民社會(huì ),在他那里,政治國家與市民社會(huì )體現了“善”與“惡”的兩極,前者是善的體現,后者則被貶為“個(gè)人私利的戰場(chǎng)”。 

  馬克思關(guān)于市民社會(huì )的研究固然有得益于黑格爾的地方,但二者的差異是主要的。在馬克思那里,“市民社會(huì )”不再是黑格爾意義上被貶抑、處于被政治國家所決定的從屬地位的概念。馬克思不僅將市民社會(huì )理解為“全部歷史的發(fā)源地和舞臺”,而且把它改造為唯物史觀(guān)的核心范疇,并從“物質(zhì)交往”“社會(huì )組織”“物質(zhì)的生活關(guān)系的總和”的意義上加以闡釋。 

  在《政治經(jīng)濟學(xué)批判》中,馬克思批判了黑格爾“市民社會(huì )”理論的抽象性和神秘性,并由此步入唯物史觀(guān)的門(mén)檻。馬克思指出,“法的關(guān)系正像國家的形式一樣,既不能從它們本身來(lái)理解,也不能從所謂人類(lèi)精神的一般發(fā)展來(lái)理解,相反,它們根源于物質(zhì)的生活關(guān)系。這種物質(zhì)的生活關(guān)系的總和,黑格爾按照十八世紀英國人和法國人的先例,稱(chēng)之為‘市民社會(huì )’,而對市民社會(huì )的解剖應該到政治經(jīng)濟學(xué)中去尋找”。馬克思始終站在現實(shí)歷史和社會(huì )的基礎上,從反映現實(shí)經(jīng)濟關(guān)系的“經(jīng)濟學(xué)”出發(fā),從“物質(zhì)生活關(guān)系”出發(fā)來(lái)解釋“市民社會(huì )”。 

 

  在標志唯物史觀(guān)誕生的《德意志意識形態(tài)》中,馬克思指出:“在過(guò)去一切歷史階段上受生產(chǎn)力所制約、同時(shí)也制約生產(chǎn)力的交往形式,就是市民社會(huì )……這個(gè)市民社會(huì )是全部歷史的真正發(fā)源地和舞臺,可以看出過(guò)去那種輕視現實(shí)關(guān)系而只看到元首和國家的豐功偉績(jì)的歷史觀(guān)何等荒謬……市民社會(huì )包括各個(gè)個(gè)人在生產(chǎn)力發(fā)展的一定階段上的一切物質(zhì)交往?!痹隈R克思看來(lái),隨著(zhù)商品經(jīng)濟的發(fā)展和完善,“市民社會(huì )的等級差別完全變成了社會(huì )差別,即沒(méi)有政治意義的私人生活的差別。這樣就完成了政治生活同市民社會(huì )的分離的過(guò)程”,國家獲得了和市民社會(huì )并列的獨立存在,“市民社會(huì )的成員在自己的政治意義方面脫離了自己的等級,脫離了自己在私人生活領(lǐng)域中的實(shí)際地位”。馬克思認為,“市民社會(huì )”既不是人類(lèi)社會(huì )中的永恒現象,也不是資本主義社會(huì )特有的,它有其特定的產(chǎn)生和發(fā)展的條件?!笆忻裆鐣?huì )”是一定生產(chǎn)力條件下社會(huì )經(jīng)濟關(guān)系和物質(zhì)交換關(guān)系的體現,是商品經(jīng)濟和私人利益的必然產(chǎn)物。它存在于國家和家庭之間,存在于一切有商品經(jīng)濟的時(shí)代,對私人利益和國家普遍利益的矛盾起著(zhù)調和作用。 

  對于市民社會(huì )和國家的關(guān)系,馬克思主張“應該到政治經(jīng)濟學(xué)中去尋找”。馬克思指出“市民社會(huì )”這一名稱(chēng)始終標志著(zhù)直接從生產(chǎn)和交往中發(fā)展起來(lái)的社會(huì )組織。沿著(zhù)這一思路,馬克思把社會(huì )存在分為市民社會(huì )和國家兩個(gè)方面。市民社會(huì )構成社會(huì )存在的物質(zhì)生活領(lǐng)域,以物質(zhì)生產(chǎn)活動(dòng)為主要內容;國家則構成了社會(huì )存在的政治生活領(lǐng)域,以政治活動(dòng)為內容。他指出,物質(zhì)生產(chǎn)活動(dòng)的發(fā)展是人類(lèi)歷史發(fā)展的源泉和動(dòng)力,是一切人類(lèi)生活的第一個(gè)前提,也就是一切歷史的第一個(gè)前提。在市民社會(huì )與國家之間,市民社會(huì )的成員組成了國家;市民社會(huì )的經(jīng)濟基礎促成了國家;市民社會(huì )的目的和任務(wù)呼喚著(zhù)國家。市民社會(huì )是國家決定性的因素,是國家產(chǎn)生的前提和基礎。馬克思通過(guò)對市民社會(huì )與國家關(guān)系的研究,揭示了人類(lèi)生活和社會(huì )結構的兩個(gè)不同層面的特點(diǎn)和相互關(guān)系,并由此得出結論:不是國家決定市民社會(huì ),而是市民社會(huì )決定國家。這標志著(zhù)馬克思在社會(huì )歷史領(lǐng)域完成了由唯心主義向唯物主義的轉變。 

  馬克思在揭示市民社會(huì )與國家之間正確關(guān)系的基礎上,進(jìn)一步把兩者的關(guān)系提升到經(jīng)濟基礎與上層建筑的關(guān)系的高度。在馬克思看來(lái),作為上層建筑的國家、政治制度及思想意識觀(guān)念是從屬性的、第二性的東西,而市民社會(huì )、經(jīng)濟關(guān)系的領(lǐng)域則是決定性的、第一性的東西;有什么樣的市民社會(huì ),就會(huì )形成什么樣的政治國家。馬克思說(shuō):“在生產(chǎn)、交換和消費發(fā)展的一定階段上,就會(huì )有一定的社會(huì )制度、一定的家庭、等級或階級組織,一句話(huà),就會(huì )有一定的市民社會(huì )。有一定的市民社會(huì ),就會(huì )有不過(guò)是市民社會(huì )的正式表現的一定的政治國家?!笔忻裆鐣?huì )作為人們在生產(chǎn)和交往過(guò)程中所發(fā)生的物質(zhì)關(guān)系,以及直接從生產(chǎn)和交換過(guò)程中發(fā)展起來(lái)的“社會(huì )組織”,在一切時(shí)代都構成國家的基礎。生產(chǎn)力和交往形式的沖突決定歷史的發(fā)展,是通過(guò)市民社會(huì )的變化和發(fā)展來(lái)實(shí)現的。這是因為:如果人們的分工發(fā)生變化,人們的勞動(dòng)資料、工具和產(chǎn)品的關(guān)系發(fā)生變化,那么,人們在生產(chǎn)、交往中的物質(zhì)關(guān)系、人們的經(jīng)濟組織關(guān)系也會(huì )隨之發(fā)生變化,最終會(huì )引起國家及其他上層建筑發(fā)生變化。從這個(gè)意義上說(shuō),“市民社會(huì )是全部歷史的真正發(fā)源地和舞臺”。 

  總之,“市民社會(huì )”從一個(gè)被黑格爾所貶抑、處于從屬于國家地位的概念,到被改造成為構筑唯物史觀(guān)理論大廈的重要范疇,在這個(gè)不斷提升的過(guò)程中,馬克思實(shí)現了對黑格爾哲學(xué)的歷史超越,完成了從唯心主義向唯物主義、從民主主義向共產(chǎn)主義的根本性轉變。 

 ?。ㄗ髡邌挝唬耗暇煼洞髮W(xué)外國語(yǔ)學(xué)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