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wǎng)首頁(yè)|論壇|人文社區|客戶(hù)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網(wǎng)
《論封建制度的瓦解和民族國家的產(chǎn)生》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        2016-03-04

  當居于統治地位的封建貴族的瘋狂爭斗的喧囂充塞著(zhù)中世紀的時(shí)候,被壓迫階級的靜悄悄的勞動(dòng)卻在破壞著(zhù)整個(gè)西歐的封建制度,造成封建主的地位日益削弱的局面。固然,在農村里貴族老爺們還是作威作福,折磨農奴,靠他們的血汗過(guò)著(zhù)奢侈生活,騎馬踐踏他們的莊稼,強奸他們的妻女。但是,周?chē)呀?jīng)興起了城市:在意大利、法國南部和萊茵河畔,古羅馬的自治市從灰燼中復活了;在其他地方,特別是在德意志內部,興建著(zhù)新的城市;這些城市總是用護城墻和護城壕圍繞著(zhù),只有用大量軍隊才能攻下,因此是比貴族的城堡堅固得多的要塞。在這些城墻和城壕的后面,發(fā)展了中世紀手工業(yè)(十足行會(huì )的和小規模的),積累起最初的資本,產(chǎn)生了城市相互之間和城市與外界之間商業(yè)來(lái)往的需要,而與此同時(shí),也逐漸產(chǎn)生了保護這種商業(yè)來(lái)往的手段。 

  15世紀,城市市民在社會(huì )中已經(jīng)比封建貴族更為不可或缺。誠然,農業(yè)仍舊是廣大居民的營(yíng)生,因而是主要的生產(chǎn)部門(mén)。但是,少數分散的在某些地方頂著(zhù)貴族的侵奪而保存下來(lái)的自由農民卻充分證明,在農業(yè)中重要的并不是貴族的寄生和壓榨,而是農民的勞動(dòng)。而且,貴族的需要也大大增加和改變了,甚至對于他們來(lái)說(shuō)城市也是不可或缺的了;他們唯一的生產(chǎn)工具(鎧甲和武器)還是從城市得到的!本國的織物、家具和裝飾品,意大利的絲織品,布拉班特的花邊,北方的毛皮,阿拉伯的香水,黎凡特的水果,印度的香料——所有這一切,除了肥皂以外,貴族都是從市民那里買(mǎi)到的。某種程度的世界貿易發(fā)展起來(lái)了;意大利人在地中海上航行,并越過(guò)地中海沿大西洋岸直達佛蘭德;漢撒同盟的人在荷蘭人和英國人加緊競爭的情況下仍然控制著(zhù)北海和波羅的海。北方和南方各海上貿易中心之間通過(guò)陸地保持聯(lián)系,實(shí)現這種聯(lián)系的道路經(jīng)過(guò)德意志。貴族越來(lái)越成為多余并且阻礙著(zhù)發(fā)展,而城市市民卻成為體現著(zhù)進(jìn)一步發(fā)展生產(chǎn)、貿易、教育、社會(huì )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階級了。 

  從今天的觀(guān)點(diǎn)來(lái)看,生產(chǎn)和交換的這一切進(jìn)步實(shí)際上是極其有限的。生產(chǎn)仍然被純粹行會(huì )手工業(yè)的形式束縛著(zhù),因而本身還保持著(zhù)封建的性質(zhì)。貿易仍然停留在歐洲水域之內,并且沒(méi)有越出與遠東國家交換產(chǎn)品的黎凡特沿海城市。但是不管手工業(yè)以及經(jīng)營(yíng)手工業(yè)的市民多么弱小,多么受限制,他們還是有足夠的力量來(lái)變革封建社會(huì );他們至少一直在前進(jìn),而貴族卻是停滯不動(dòng)的。 

  此外,城市的市民階級還有一件對付封建主義的有力武器——貨幣。貨幣在中世紀早期的典型封建經(jīng)濟中幾乎是沒(méi)有地位的。封建主或者是以勞役形式,或者是以實(shí)物形式,從他的農奴那里取得他所需要的一切。婦女紡織亞麻和羊毛,縫制衣服;男人耕田;兒童放牧主人的牲口,給主人采集林果、鳥(niǎo)窩和墊圈草;此外,全家還要交納谷物、水果、蛋類(lèi)、奶油、干酪、家禽、幼畜以及其他許多東西。每一座封建莊園都自給自足,甚至軍役也是征收實(shí)物。沒(méi)有商業(yè)來(lái)往和交換,用不著(zhù)貨幣。那時(shí)歐洲被壓制得處于很低的水平,一切都得再從頭做起,因而貨幣當時(shí)所具有的社會(huì )職能比它的純粹政治職能小得多:貨幣是納稅用的,并且主要靠掠奪取得。   

  現在所有這一切都完全改變了。貨幣重新成為普遍的交換手段,因而貨幣量大大增加。貴族沒(méi)有貨幣也不行了。但是,因為他們很少有或者說(shuō)沒(méi)有東西可賣(mài),再加上這時(shí)掠奪也完全不再那么容易,所以他們不得不決定向城市的高利貸者借貸。騎士的城堡在被新式火炮轟開(kāi)以前很久,就已經(jīng)被貨幣破壞了。實(shí)際上,火藥可以說(shuō)只是為貨幣服務(wù)的法警而已。貨幣是市民階級的巨大的政治平衡器。凡是在貨幣關(guān)系排擠了人身關(guān)系、貨幣貢賦排擠了實(shí)物貢賦的地方,封建關(guān)系就讓位于資產(chǎn)階級關(guān)系。雖然在大多數情況下農村中繼續存在著(zhù)古老樸拙的自然經(jīng)濟,但是已經(jīng)有整個(gè)地區,例如在荷蘭、比利時(shí)和下萊茵,農民都向主人繳納貨幣,而不是徭役租和實(shí)物租了;在那里,主與奴在向地主與佃農的過(guò)渡中已經(jīng)邁出了決定性的第一步,因而封建主義的政治制度在農村中也喪失了它的社會(huì )基礎。 

  15世紀末,貨幣已經(jīng)把封建制度破壞和從內部侵蝕到何等程度,從西歐在這一時(shí)期被黃金熱所迷這一點(diǎn)看得很清楚。葡萄牙人在非洲海岸、印度和整個(gè)遠東尋找的是黃金;黃金一詞是驅使西班牙人橫渡大西洋到美洲去的咒語(yǔ);黃金是白人剛踏上一個(gè)新發(fā)現的海岸便要索取的第一件東西。這種到遠方去冒險尋找黃金的渴望,雖然最初是以封建和半封建形式實(shí)現的,但是從本質(zhì)上來(lái)說(shuō)已經(jīng)與封建主義不相容了,封建主義的基礎是農業(yè),它對外征討主要是為了取得土地。而且,航海業(yè)是確確實(shí)實(shí)的資產(chǎn)階級的行業(yè),這一行業(yè)也在所有現代的艦隊上打上了自己的反封建性質(zhì)的烙印。 

  因此,15世紀時(shí),封建制度在整個(gè)西歐都處于十分衰敗的狀態(tài)。在封建地區中,到處都入了有反封建的要求、有自己的法和武裝市民的城市;它們通過(guò)貨幣,已經(jīng)在一定程度上使封建主在社會(huì )方面甚至有的地方在政治方面從屬于自己;甚至在農村中,在農業(yè)由于特別有利的條件而得到發(fā)展的地方,舊的封建桎梏在貨幣的影響下也開(kāi)始松動(dòng)了;只有在新征服的地方,例如在易北河以東的德意志,或者在其他遠離通商道路的落后地區,才繼續盛行舊的貴族統治。但是,無(wú)論在城市或農村,到處都增加了這樣的居民,他們首先要求結束連綿不斷毫無(wú)意義的戰爭,停止那種總是引起內戰——甚至當外敵盤(pán)踞國土時(shí)還在內戰——的封建主之間的爭斗,結束那種不間斷地延續了整個(gè)中世紀的、毫無(wú)目的的破壞狀態(tài)。這些居民本身還過(guò)于軟弱,不能實(shí)現自己的愿望,所以就向整個(gè)封建制度的首腦即王權尋求有力的支持。在這里,我們就從探討社會(huì )關(guān)系進(jìn)入探討國家關(guān)系,從經(jīng)濟方面轉到政治方面來(lái)了。 

  從中世紀早期的各族人民混合中,逐漸發(fā)展起新的民族[Nationalit?ten],大家知道,在這一發(fā)展過(guò)程中,大多數從前羅馬行省內的被征服者即農民和市民,把勝利者即日耳曼統治者同化了。因此,現代的民族[Nationalit?ten]也同樣是被壓迫階級的產(chǎn)物。關(guān)于怎樣在一個(gè)地方發(fā)生了融合,而在另一個(gè)地方卻發(fā)生了分離,我們從門(mén)克編制的中洛林各區地圖上[1]可以看到一個(gè)明確的圖景。只要看一下這個(gè)地圖上的羅曼語(yǔ)和德語(yǔ)地名的分界線(xiàn)就會(huì )確信,這條分界線(xiàn)在比利時(shí)和下洛林一段上,和一百年前法語(yǔ)與德語(yǔ)的分界線(xiàn)基本上是一致的。某些地方還可以看到狹窄的爭議地帶,即兩種語(yǔ)言爭奪優(yōu)勢的地方;但是大體上已確定,哪兒應該仍然是德語(yǔ)地區,哪兒應該仍然是羅曼語(yǔ)地區。地圖上大多數地名所具有的古下法蘭克語(yǔ)形式和古高地德語(yǔ)形式證明,它們屬于 9世紀,最遲是 10世紀的,所以,分界線(xiàn)到加洛林王朝末期就已經(jīng)基本上劃定了。在羅曼語(yǔ)的那一面,特別是在語(yǔ)言分界線(xiàn)附近,可以找到由德語(yǔ)的人名和羅曼語(yǔ)的地名合成的混合地名,例如,在馬斯河以西凡爾登附近有: Eppone curtis, Rotfridi curtis, Ingolini curtis, Teudegisilo-villa,即今天的伊佩庫爾、勒庫爾-拉克勒、艾爾河畔昂布蘭庫爾、梯也爾維爾。它們是羅曼語(yǔ)土地上的法蘭克封建主領(lǐng)地、小塊德意志移民區,先后被羅曼化了。在城市和某些農村地區有較大的德意志移民區,它們較長(cháng)時(shí)間保留了自己的語(yǔ)言,例如《路易之歌》就是9世紀末從這樣一個(gè)移民區里出現的;但是,842年的國王和王公的誓文(在誓文中羅曼語(yǔ)已經(jīng)作為法蘭克王國的正式語(yǔ)言出現)則證明,法蘭克的大部分封建主在更早的時(shí)候就已羅曼化了。 

  語(yǔ)族一旦劃分(撇開(kāi)后來(lái)的侵略性的和毀滅性的戰爭,例如對易北河地區斯拉夫人的戰爭不談),很自然,這些語(yǔ)族就成了建立國家的一定基礎,民族[Nationalit?ten]開(kāi)始向民族[Nationen]發(fā)展。洛林這個(gè)混合國家的迅速崩潰,說(shuō)明了早在 9世紀的時(shí)候這一自發(fā)過(guò)程就已何等強烈。雖然在整個(gè)中世紀時(shí)期,語(yǔ)言的分界線(xiàn)和國家的分界線(xiàn)遠不相符,但是每一個(gè)民族[Nationalit?t],也許意大利除外,在歐洲畢竟都有一個(gè)特別的大的國家成為其代表;所以,日益明顯日益自覺(jué)地建立民族國家[nationale Staaten]的趨向,成為中世紀進(jìn)步的最重要杠桿之一。 

  在每一個(gè)這種中世紀的國家里,國王高踞于整個(gè)封建等級制的頂端,是附庸們不能撇開(kāi)不要的最高首腦,而同時(shí)他們又不斷反叛這個(gè)最高首腦。整個(gè)封建經(jīng)濟的基本關(guān)系(分封土地以取得一定的人身勞役和貢賦),在處于最初和最簡(jiǎn)單的形式時(shí),就已經(jīng)為斗爭提供了充分的材料;特別是當有這樣多的人有意尋釁的時(shí)候更是如此。而到中世紀后期,當各地的采邑關(guān)系造成了一團亂麻般的權利和義務(wù)——賜給的、剝奪的、重新恢復的、因罪過(guò)喪失的、作了改變的或另作限制的——,而這團亂麻又無(wú)法解開(kāi)的時(shí)候,情況是怎樣的呢?例如,大膽查理在他的一部分土地上是皇帝的臣仆,而在另一部分土地上則是法蘭西國王的臣仆;但另一方面,法蘭西國王,即大膽查理的領(lǐng)主,在某些地區同時(shí)又是其附庸大膽查理的臣仆。這樣,沖突怎能避免呢?因此,才有向心力和離心力在漫長(cháng)的世紀中變化不定地起著(zhù)作用,向心力使附庸歸向中心即王權,因為只有這個(gè)中心才能保護他們防御外敵和互相防御,而向心力則經(jīng)常地、必然地變?yōu)殡x心力;因此,便有了王權和附庸之間的不斷的斗爭,他們的瘋狂的喊叫在這整個(gè)漫長(cháng)時(shí)期中淹沒(méi)了一切,這時(shí)掠奪是自由的男子唯一值得干的行業(yè);因此,才發(fā)生無(wú)窮無(wú)盡的、接連不斷的一大串背叛、暗殺、毒害、陰謀和各種簡(jiǎn)直無(wú)法想象的卑鄙勾當,這些勾當又都隱藏在騎士精神的美名之下,并且不斷地被傳頌為榮譽(yù)和忠誠。 

  在這種普遍的混亂狀態(tài)中,王權是進(jìn)步的因素,這一點(diǎn)是十分清楚的。王權在混亂中代表著(zhù)秩序,代表著(zhù)正在形成的民族[Nation]而與分裂成叛亂的各附庸國的狀態(tài)對抗。在封建主義表層下形成的一切革命因素都依賴(lài)王權,正像王權依賴(lài)它們一樣。王權和市民階級的聯(lián)盟發(fā)端于10世紀;這一聯(lián)盟往往因沖突而破裂(要知道在整個(gè)中世紀期間,事情并不是一直朝一個(gè)方向發(fā)展的),破裂后又重新恢復,并且越發(fā)鞏固、越發(fā)強大,直到這一聯(lián)盟幫助王權取得最后勝利,而王權則以奴役和掠奪回報它的盟友。 

  無(wú)論國王或市民,都從新興的法學(xué)家等級中找到了強大的支持。隨著(zhù)羅馬法被重新發(fā)現,教士即封建時(shí)代的法律顧問(wèn)和非宗教界的法學(xué)家之間出現了分工。不言而喻,這批新的法學(xué)家一開(kāi)始在實(shí)質(zhì)上就屬于市民等級;而且,他們本身所學(xué)的、所教的和所應用的法律,按其性質(zhì)來(lái)說(shuō)實(shí)質(zhì)上也是反封建的,在某些方面還是市民階級的。羅馬法是純粹私有制占統治的社會(huì )的生活條件和沖突的十分經(jīng)典性的法律表現,以致一切后來(lái)的立法都不能對它做任何實(shí)質(zhì)性的修改。但是,中世紀的市民階級所有制還同封建的限制密切交織在一起,例如,這種所有制主要由特權構成。因此,從這個(gè)意義上來(lái)說(shuō),羅馬法比當時(shí)的市民階級的關(guān)系要先進(jìn)得多。但是,市民階級所有制在歷史上的進(jìn)一步發(fā)展,只能使這種所有制變成純粹的私有制,而實(shí)際情況也正是如此。這種發(fā)展理應在羅馬法中找到強大的助力;因為在羅馬法中,凡是中世紀后期的市民階級還在不自覺(jué)地追求的東西,都已經(jīng)現成地存在了。 

  誠然,在很多情況下,羅馬法為貴族進(jìn)一步壓迫農民提供了借口,例如,當農民不能提出書(shū)面證明使自己免除普通的義務(wù)的時(shí)候就是這樣。但這并沒(méi)有使問(wèn)題的實(shí)質(zhì)有所改變。即使沒(méi)有羅馬法,貴族也能找到各種這樣的借口,并且每天都在找到這樣的借口。不管怎樣,實(shí)施這種絕對不承認封建關(guān)系和充分預料到現代私有制的法律,是一個(gè)重大的進(jìn)步。 

  我們已經(jīng)看到,在中世紀后期的社會(huì )中,封建貴族是怎樣在經(jīng)濟方面開(kāi)始成為多余,甚至成為障礙;它是怎樣在政治上也已阻礙城市的發(fā)展,阻礙當時(shí)只有在君主制形式中才有可能存在的民族國家的發(fā)展。盡管如此,還是有一種情況在維持著(zhù)封建貴族:直到此時(shí)為止他們仍然保持著(zhù)軍事上的壟斷地位,沒(méi)有他們就不能進(jìn)行戰爭,一仗也不能打。這種局面也必須改變,應該采取最后步驟向封建貴族表明:他們統治社會(huì )和國家的時(shí)期結束了,他們的騎士身份再也沒(méi)有用了,即使在戰場(chǎng)上也是如此。   

  同封建經(jīng)濟作斗爭而使用本身就是封建的軍隊(這種軍隊的士兵同他們的直接的封建領(lǐng)主的聯(lián)系要比他們同國王軍隊指揮部的聯(lián)系更為緊密),顯然意味著(zhù)陷入絕境,寸步難行。所以,從14世紀初起,國王們就力圖擺脫這種封建軍隊,建立自己的軍隊。從這時(shí)起我們就看到,在國王軍隊中,由招募或雇傭的部隊組成的部分不斷增長(cháng)。最初建立的多半是步兵部隊,它們由城市游民和逃亡農奴組成,其中包括倫巴第人、熱那亞人、德意志人、比利時(shí)人等等,他們被用來(lái)駐防城市或進(jìn)行圍攻,起初在野戰中幾乎不被使用。但是到中世紀末,我們就已經(jīng)看到,有些騎士連同他們的不知用什么方法招募的扈從隊投奔外國君主,受雇為他們服務(wù),這種跡象表明了封建軍事制度的徹底崩潰。 

  同時(shí),在城市和在自由農民中間(在還保留著(zhù)自由農民或重新出現自由農民的地方),形成了建立能征善戰的步兵的基本條件。在這以前,騎士和他們的騎兵扈從與其說(shuō)是軍隊的核心,不如說(shuō)就是軍隊本身;隨軍征伐的大群農奴后備步兵是不算數的,看來(lái)他們到戰場(chǎng)上只是為了逃跑和搶劫。在封建制度繼續繁榮時(shí)期,即13世紀末以前,進(jìn)行和決定一切戰爭的是騎兵。從這以后,情況改變了,而且各地是同時(shí)改變的。在英國,農奴制度逐漸消滅,形成了一個(gè)人數眾多的自由農民即土地占有者(自耕農)或佃農的階級,他們是善于使用當時(shí)英國的民族武器——弓箭——的新步兵的來(lái)源。這種射箭手不論在行軍中是否騎馬,在作戰時(shí)總是徒步的,他們的出現促使英國軍隊的戰術(shù)發(fā)生了根本變化。從14世紀起,在地形和其他條件容許的地方,英國的騎士是選擇徒步戰斗的。射箭手先開(kāi)始戰斗,挫折敵人的斗志,后邊就是徒步騎士的密集方陣等候敵人的攻擊,或者待適當時(shí)機向前沖鋒,只有一部分騎士仍然騎著(zhù)馬,以便在緊要關(guān)頭側擊增援。當年英國人在法國不斷取得勝利,主要是由于在軍隊中恢復了防御因素。這些戰役大部分是采用了進(jìn)攻性反擊的防御戰,就像威靈頓在西班牙和比利時(shí)進(jìn)行的戰役一樣。隨著(zhù)法國人采用新戰術(shù)(可能是從他們雇用的意大利弩手起著(zhù)英國射箭手的作用的時(shí)候起),英國人的勝利就告終了。 

  同樣,在14世紀初期,佛蘭德各城市的步兵已經(jīng)敢于在野戰中對抗法國的騎士,并且時(shí)常取勝;而阿爾布雷希特皇帝企圖把帝國的瑞士自由農民出賣(mài)給奧地利大公(皇帝本人也是奧地利大公),由此推動(dòng)了第一支現代的、負有全歐威名的步兵的建立。由于瑞士人戰勝了奧地利人,特別是戰勝了勃艮第人,才最終使鎧甲騎士(騎馬的或下馬的)屈服于步兵,使封建軍隊屈服于新興的現代軍隊,使騎士屈服于市民和自由農民。瑞士人為了一開(kāi)始就證明自己的共和國——歐洲第一個(gè)獨立的共和國——的資產(chǎn)階級性質(zhì),便立即把他們的軍事榮譽(yù)變成了金錢(qián)。一切政治上的考慮全都消失了:各州變成了招募事務(wù)所,為出價(jià)最高的人鳴鼓招募雇傭兵。在其他地方,特別是在德意志,也響起了募兵的鼓聲;但是,瑞士政府的厚顏無(wú)恥(它好像只是為了出賣(mài)自己的國民而存在),直到德意志各邦君在民族恥辱最深重時(shí)期超過(guò)它以前,始終是無(wú)人能及的。 

  后來(lái),同樣在14世紀,阿拉伯人把火藥和大炮經(jīng)過(guò)西班牙傳到了歐洲。直到中世紀末,小型火器還不重要,這一點(diǎn)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在克雷西作戰的英國射箭手的弓箭同在滑鐵盧作戰的步兵的滑膛槍射得一樣遠,而且或許射得更準些(雖然效果不同)。野炮也同樣處于幼年時(shí)期;相反,重炮卻已經(jīng)多次打穿騎士城堡的無(wú)掩蔽的石墻,向封建貴族宣告:他們的統治隨著(zhù)火藥的出現而告終了。 

  印刷術(shù)的推廣,古代文獻研究的復興,從1450年起日益強大和日益普遍的整個(gè)文化運動(dòng),所有這一切都有利于市民階級和王權反對封建制度的斗爭。 

  所有這些原因的共同作用(由于這些原因日益增強的、越來(lái)越朝同一方向發(fā)展的相互影響,這種共同作用也逐年增強),在15世紀下半葉就決定了對封建制度的勝利,盡管這還不是市民階級的勝利,而是王權的勝利。在歐洲各個(gè)地方,直到尚未走完封建制度道路的邊遠地區,王權都同時(shí)取得了勝利。在比利牛斯半島,當地的兩個(gè)羅曼語(yǔ)部落合并成西班牙王國,于是說(shuō)普羅旺斯語(yǔ)的阿拉貢王國就屈從于卡斯蒂利亞的標準語(yǔ)[2];第三個(gè)部落則把它的各語(yǔ)言區(加利西亞除外)合并成為葡萄牙王國即伊比利亞的荷蘭,它從內地分了出去,并且用它的海上活動(dòng)證明了它獨立存在的權利。 

  在法國,路易十一在勃艮第這個(gè)中間國家滅亡以后,終于在當時(shí)還是極為殘缺不全的法國領(lǐng)土上廣泛恢復了以王權為代表的民族統一,以致他的繼承者[3]已經(jīng)能夠干涉意大利的內亂;而這個(gè)統一僅僅由于宗教改革才一度在短期內成為問(wèn)題。 

  英國終于停止了它在法國的會(huì )使它繼續流血的唐·吉訶德式的侵略戰爭;封建貴族在薔薇戰爭中尋找補償,而收獲超過(guò)了他們原來(lái)的打算:他們互相消耗殆盡,結果使都鐸王朝登上了王位,其擁有的王權超過(guò)了以前和以后的所有王朝。斯堪的納維亞各國早已合并。波蘭自從和立陶宛合并以后,在王權尚未削弱的情況下,進(jìn)入了它的光輝時(shí)期;甚至在俄國,在征服諸侯的同時(shí),又擺脫了韃靼人的壓迫,這種局面由伊萬(wàn)三世最后固定下來(lái)。全歐洲只剩下兩個(gè)國家,在那里,王權和那時(shí)無(wú)王權便不可能出現的民族統一根本不存在,或者只是名義上存在,這就是意大利和德意志。 

  弗·恩格斯寫(xiě)于1884年底               原文是德文 

  第一次用俄文發(fā)表于1935年《無(wú)         中文根據《馬克思恩格斯全集》 

  產(chǎn)階級革命》雜志第6              德文版第21卷翻譯 

  

  

 

  

  

 

  

  

  當居于統治地位的封建貴族的瘋狂爭斗的喧囂充塞著(zhù)中世紀的時(shí)候,被壓迫階級的靜悄悄的勞動(dòng)卻在破壞著(zhù)整個(gè)西歐的封建制度,造成封建主的地位日益削弱的局面。固然,在農村里貴族老爺們還是作威作福,折磨農奴,靠他們的血汗過(guò)著(zhù)奢侈生活,騎馬踐踏他們的莊稼,強奸他們的妻女。但是,周?chē)呀?jīng)興起了城市:在意大利、法國南部和萊茵河畔,古羅馬的自治市從灰燼中復活了;在其他地方,特別是在德意志內部,興建著(zhù)新的城市;這些城市總是用護城墻和護城壕圍繞著(zhù),只有用大量軍隊才能攻下,因此是比貴族的城堡堅固得多的要塞。在這些城墻和城壕的后面,發(fā)展了中世紀手工業(yè)(十足行會(huì )的和小規模的),積累起最初的資本,產(chǎn)生了城市相互之間和城市與外界之間商業(yè)來(lái)往的需要,而與此同時(shí),也逐漸產(chǎn)生了保護這種商業(yè)來(lái)往的手段。 

    15世紀,城市市民在社會(huì )中已經(jīng)比封建貴族更為不可或缺。誠然,農業(yè)仍舊是廣大居民的營(yíng)生,因而是主要的生產(chǎn)部門(mén)。但是,少數分散的在某些地方頂著(zhù)貴族的侵奪而保存下來(lái)的自由農民卻充分證明,在農業(yè)中重要的并不是貴族的寄生和壓榨,而是農民的勞動(dòng)。而且,貴族的需要也大大增加和改變了,甚至對于他們來(lái)說(shuō)城市也是不可或缺的了;他們唯一的生產(chǎn)工具(鎧甲和武器)還是從城市得到的!本國的織物、家具和裝飾品,意大利的絲織品,布拉班特的花邊,北方的毛皮,阿拉伯的香水,黎凡特的水果,印度的香料——所有這一切,除了肥皂以外,貴族都是從市民那里買(mǎi)到的。某種程度的世界貿易發(fā)展起來(lái)了;意大利人在地中海上航行,并越過(guò)地中海沿大西洋岸直達佛蘭德;漢撒同盟的人在荷蘭人和英國人加緊競爭的情況下仍然控制著(zhù)北海和波羅的海。北方和南方各海上貿易中心之間通過(guò)陸地保持聯(lián)系,實(shí)現這種聯(lián)系的道路經(jīng)過(guò)德意志。貴族越來(lái)越成為多余并且阻礙著(zhù)發(fā)展,而城市市民卻成為體現著(zhù)進(jìn)一步發(fā)展生產(chǎn)、貿易、教育、社會(huì )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階級了。 

  

  從今天的觀(guān)點(diǎn)來(lái)看,生產(chǎn)和交換的這一切進(jìn)步實(shí)際上是極其有限的。生產(chǎn)仍然被純粹行會(huì )手工業(yè)的形式束縛著(zhù),因而本身還保持著(zhù)封建的性質(zhì)。貿易仍然停留在歐洲水域之內,并且沒(méi)有越出與遠東國家交換產(chǎn)品的黎凡特沿海城市。但是不管手工業(yè)以及經(jīng)營(yíng)手工業(yè)的市民多么弱小,多么受限制,他們還是有足夠的力量來(lái)變革封建社會(huì );他們至少一直在前進(jìn),而貴族卻是停滯不動(dòng)的。 

    此外,城市的市民階級還有一件對付封建主義的有力武器——貨幣。貨幣在中世紀早期的典型封建經(jīng)濟中幾乎是沒(méi)有地位的。封建主或者是以勞役形式,或者是以實(shí)物形式,從他的農奴那里取得他所需要的一切。婦女紡織亞麻和羊毛,縫制衣服;男人耕田;兒童放牧主人的牲口,給主人采集林果、鳥(niǎo)窩和墊圈草;此外,全家還要交納谷物、水果、蛋類(lèi)、奶油、干酪、家禽、幼畜以及其他許多東西。每一座封建莊園都自給自足,甚至軍役也是征收實(shí)物。沒(méi)有商業(yè)來(lái)往和交換,用不著(zhù)貨幣。那時(shí)歐洲被壓制得處于很低的水平,一切都得再從頭做起,因而貨幣當時(shí)所具有的社會(huì )職能比它的純粹政治職能小得多:貨幣是納稅用的,并且主要靠掠奪取得。   

  

  現在所有這一切都完全改變了。貨幣重新成為普遍的交換手段,因而貨幣量大大增加。貴族沒(méi)有貨幣也不行了。但是,因為他們很少有或者說(shuō)沒(méi)有東西可賣(mài),再加上這時(shí)掠奪也完全不再那么容易,所以他們不得不決定向城市的高利貸者借貸。騎士的城堡在被新式火炮轟開(kāi)以前很久,就已經(jīng)被貨幣破壞了。實(shí)際上,火藥可以說(shuō)只是為貨幣服務(wù)的法警而已。貨幣是市民階級的巨大的政治平衡器。凡是在貨幣關(guān)系排擠了人身關(guān)系、貨幣貢賦排擠了實(shí)物貢賦的地方,封建關(guān)系就讓位于資產(chǎn)階級關(guān)系。雖然在大多數情況下農村中繼續存在著(zhù)古老樸拙的自然經(jīng)濟,但是已經(jīng)有整個(gè)地區,例如在荷蘭、比利時(shí)和下萊茵,農民都向主人繳納貨幣,而不是徭役租和實(shí)物租了;在那里,主與奴在向地主與佃農的過(guò)渡中已經(jīng)邁出了決定性的第一步,因而封建主義的政治制度在農村中也喪失了它的社會(huì )基礎。 

    15世紀末,貨幣已經(jīng)把封建制度破壞和從內部侵蝕到何等程度,從西歐在這一時(shí)期被黃金熱所迷這一點(diǎn)看得很清楚。葡萄牙人在非洲海岸、印度和整個(gè)遠東尋找的是黃金;黃金一詞是驅使西班牙人橫渡大西洋到美洲去的咒語(yǔ);黃金是白人剛踏上一個(gè)新發(fā)現的海岸便要索取的第一件東西。這種到遠方去冒險尋找黃金的渴望,雖然最初是以封建和半封建形式實(shí)現的,但是從本質(zhì)上來(lái)說(shuō)已經(jīng)與封建主義不相容了,封建主義的基礎是農業(yè),它對外征討主要是為了取得土地。而且,航海業(yè)是確確實(shí)實(shí)的資產(chǎn)階級的行業(yè),這一行業(yè)也在所有現代的艦隊上打上了自己的反封建性質(zhì)的烙印。 

    因此,15世紀時(shí),封建制度在整個(gè)西歐都處于十分衰敗的狀態(tài)。在封建地區中,到處都入了有反封建的要求、有自己的法和武裝市民的城市;它們通過(guò)貨幣,已經(jīng)在一定程度上使封建主在社會(huì )方面甚至有的地方在政治方面從屬于自己;甚至在農村中,在農業(yè)由于特別有利的條件而得到發(fā)展的地方,舊的封建桎梏在貨幣的影響下也開(kāi)始松動(dòng)了;只有在新征服的地方,例如在易北河以東的德意志,或者在其他遠離通商道路的落后地區,才繼續盛行舊的貴族統治。但是,無(wú)論在城市或農村,到處都增加了這樣的居民,他們首先要求結束連綿不斷毫無(wú)意義的戰爭,停止那種總是引起內戰——甚至當外敵盤(pán)踞國土時(shí)還在內戰——的封建主之間的爭斗,結束那種不間斷地延續了整個(gè)中世紀的、毫無(wú)目的的破壞狀態(tài)。這些居民本身還過(guò)于軟弱,不能實(shí)現自己的愿望,所以就向整個(gè)封建制度的首腦即王權尋求有力的支持。在這里,我們就從探討社會(huì )關(guān)系進(jìn)入探討國家關(guān)系,從經(jīng)濟方面轉到政治方面來(lái)了。 

  

  從中世紀早期的各族人民混合中,逐漸發(fā)展起新的民族[Nationalit?ten],大家知道,在這一發(fā)展過(guò)程中,大多數從前羅馬行省內的被征服者即農民和市民,把勝利者即日耳曼統治者同化了。因此,現代的民族[Nationalit?ten]也同樣是被壓迫階級的產(chǎn)物。關(guān)于怎樣在一個(gè)地方發(fā)生了融合,而在另一個(gè)地方卻發(fā)生了分離,我們從門(mén)克編制的中洛林各區地圖上[1]可以看到一個(gè)明確的圖景。只要看一下這個(gè)地圖上的羅曼語(yǔ)和德語(yǔ)地名的分界線(xiàn)就會(huì )確信,這條分界線(xiàn)在比利時(shí)和下洛林一段上,和一百年前法語(yǔ)與德語(yǔ)的分界線(xiàn)基本上是一致的。某些地方還可以看到狹窄的爭議地帶,即兩種語(yǔ)言爭奪優(yōu)勢的地方;但是大體上已確定,哪兒應該仍然是德語(yǔ)地區,哪兒應該仍然是羅曼語(yǔ)地區。地圖上大多數地名所具有的古下法蘭克語(yǔ)形式和古高地德語(yǔ)形式證明,它們屬于 9世紀,最遲是 10世紀的,所以,分界線(xiàn)到加洛林王朝末期就已經(jīng)基本上劃定了。在羅曼語(yǔ)的那一面,特別是在語(yǔ)言分界線(xiàn)附近,可以找到由德語(yǔ)的人名和羅曼語(yǔ)的地名合成的混合地名,例如,在馬斯河以西凡爾登附近有: Eppone curtis, Rotfridi curtis, Ingolini curtis, Teudegisilo-villa,即今天的伊佩庫爾、勒庫爾-拉克勒、艾爾河畔昂布蘭庫爾、梯也爾維爾。它們是羅曼語(yǔ)土地上的法蘭克封建主領(lǐng)地、小塊德意志移民區,先后被羅曼化了。在城市和某些農村地區有較大的德意志移民區,它們較長(cháng)時(shí)間保留了自己的語(yǔ)言,例如《路易之歌》就是9世紀末從這樣一個(gè)移民區里出現的;但是,842年的國王和王公的誓文(在誓文中羅曼語(yǔ)已經(jīng)作為法蘭克王國的正式語(yǔ)言出現)則證明,法蘭克的大部分封建主在更早的時(shí)候就已羅曼化了。 

  

  語(yǔ)族一旦劃分(撇開(kāi)后來(lái)的侵略性的和毀滅性的戰爭,例如對易北河地區斯拉夫人的戰爭不談),很自然,這些語(yǔ)族就成了建立國家的一定基礎,民族[Nationalit?ten]開(kāi)始向民族[Nationen]發(fā)展。洛林這個(gè)混合國家的迅速崩潰,說(shuō)明了早在 9世紀的時(shí)候這一自發(fā)過(guò)程就已何等強烈。雖然在整個(gè)中世紀時(shí)期,語(yǔ)言的分界線(xiàn)和國家的分界線(xiàn)遠不相符,但是每一個(gè)民族[Nationalit?t],也許意大利除外,在歐洲畢竟都有一個(gè)特別的大的國家成為其代表;所以,日益明顯日益自覺(jué)地建立民族國家[nationale Staaten]的趨向,成為中世紀進(jìn)步的最重要杠桿之一。 

    在每一個(gè)這種中世紀的國家里,國王高踞于整個(gè)封建等級制的頂端,是附庸們不能撇開(kāi)不要的最高首腦,而同時(shí)他們又不斷反叛這個(gè)最高首腦。整個(gè)封建經(jīng)濟的基本關(guān)系(分封土地以取得一定的人身勞役和貢賦),在處于最初和最簡(jiǎn)單的形式時(shí),就已經(jīng)為斗爭提供了充分的材料;特別是當有這樣多的人有意尋釁的時(shí)候更是如此。而到中世紀后期,當各地的采邑關(guān)系造成了一團亂麻般的權利和義務(wù)——賜給的、剝奪的、重新恢復的、因罪過(guò)喪失的、作了改變的或另作限制的——,而這團亂麻又無(wú)法解開(kāi)的時(shí)候,情況是怎樣的呢?例如,大膽查理在他的一部分土地上是皇帝的臣仆,而在另一部分土地上則是法蘭西國王的臣仆;但另一方面,法蘭西國王,即大膽查理的領(lǐng)主,在某些地區同時(shí)又是其附庸大膽查理的臣仆。這樣,沖突怎能避免呢?因此,才有向心力和離心力在漫長(cháng)的世紀中變化不定地起著(zhù)作用,向心力使附庸歸向中心即王權,因為只有這個(gè)中心才能保護他們防御外敵和互相防御,而向心力則經(jīng)常地、必然地變?yōu)殡x心力;因此,便有了王權和附庸之間的不斷的斗爭,他們的瘋狂的喊叫在這整個(gè)漫長(cháng)時(shí)期中淹沒(méi)了一切,這時(shí)掠奪是自由的男子唯一值得干的行業(yè);因此,才發(fā)生無(wú)窮無(wú)盡的、接連不斷的一大串背叛、暗殺、毒害、陰謀和各種簡(jiǎn)直無(wú)法想象的卑鄙勾當,這些勾當又都隱藏在騎士精神的美名之下,并且不斷地被傳頌為榮譽(yù)和忠誠。 

  

  在這種普遍的混亂狀態(tài)中,王權是進(jìn)步的因素,這一點(diǎn)是十分清楚的。王權在混亂中代表著(zhù)秩序,代表著(zhù)正在形成的民族[Nation]而與分裂成叛亂的各附庸國的狀態(tài)對抗。在封建主義表層下形成的一切革命因素都依賴(lài)王權,正像王權依賴(lài)它們一樣。王權和市民階級的聯(lián)盟發(fā)端于10世紀;這一聯(lián)盟往往因沖突而破裂(要知道在整個(gè)中世紀期間,事情并不是一直朝一個(gè)方向發(fā)展的),破裂后又重新恢復,并且越發(fā)鞏固、越發(fā)強大,直到這一聯(lián)盟幫助王權取得最后勝利,而王權則以奴役和掠奪回報它的盟友。 

    無(wú)論國王或市民,都從新興的法學(xué)家等級中找到了強大的支持。隨著(zhù)羅馬法被重新發(fā)現,教士即封建時(shí)代的法律顧問(wèn)和非宗教界的法學(xué)家之間出現了分工。不言而喻,這批新的法學(xué)家一開(kāi)始在實(shí)質(zhì)上就屬于市民等級;而且,他們本身所學(xué)的、所教的和所應用的法律,按其性質(zhì)來(lái)說(shuō)實(shí)質(zhì)上也是反封建的,在某些方面還是市民階級的。羅馬法是純粹私有制占統治的社會(huì )的生活條件和沖突的十分經(jīng)典性的法律表現,以致一切后來(lái)的立法都不能對它做任何實(shí)質(zhì)性的修改。但是,中世紀的市民階級所有制還同封建的限制密切交織在一起,例如,這種所有制主要由特權構成。因此,從這個(gè)意義上來(lái)說(shuō),羅馬法比當時(shí)的市民階級的關(guān)系要先進(jìn)得多。但是,市民階級所有制在歷史上的進(jìn)一步發(fā)展,只能使這種所有制變成純粹的私有制,而實(shí)際情況也正是如此。這種發(fā)展理應在羅馬法中找到強大的助力;因為在羅馬法中,凡是中世紀后期的市民階級還在不自覺(jué)地追求的東西,都已經(jīng)現成地存在了。 

  

  誠然,在很多情況下,羅馬法為貴族進(jìn)一步壓迫農民提供了借口,例如,當農民不能提出書(shū)面證明使自己免除普通的義務(wù)的時(shí)候就是這樣。但這并沒(méi)有使問(wèn)題的實(shí)質(zhì)有所改變。即使沒(méi)有羅馬法,貴族也能找到各種這樣的借口,并且每天都在找到這樣的借口。不管怎樣,實(shí)施這種絕對不承認封建關(guān)系和充分預料到現代私有制的法律,是一個(gè)重大的進(jìn)步。 

    我們已經(jīng)看到,在中世紀后期的社會(huì )中,封建貴族是怎樣在經(jīng)濟方面開(kāi)始成為多余,甚至成為障礙;它是怎樣在政治上也已阻礙城市的發(fā)展,阻礙當時(shí)只有在君主制形式中才有可能存在的民族國家的發(fā)展。盡管如此,還是有一種情況在維持著(zhù)封建貴族:直到此時(shí)為止他們仍然保持著(zhù)軍事上的壟斷地位,沒(méi)有他們就不能進(jìn)行戰爭,一仗也不能打。這種局面也必須改變,應該采取最后步驟向封建貴族表明:他們統治社會(huì )和國家的時(shí)期結束了,他們的騎士身份再也沒(méi)有用了,即使在戰場(chǎng)上也是如此。   

  

  同封建經(jīng)濟作斗爭而使用本身就是封建的軍隊(這種軍隊的士兵同他們的直接的封建領(lǐng)主的聯(lián)系要比他們同國王軍隊指揮部的聯(lián)系更為緊密),顯然意味著(zhù)陷入絕境,寸步難行。所以,從14世紀初起,國王們就力圖擺脫這種封建軍隊,建立自己的軍隊。從這時(shí)起我們就看到,在國王軍隊中,由招募或雇傭的部隊組成的部分不斷增長(cháng)。最初建立的多半是步兵部隊,它們由城市游民和逃亡農奴組成,其中包括倫巴第人、熱那亞人、德意志人、比利時(shí)人等等,他們被用來(lái)駐防城市或進(jìn)行圍攻,起初在野戰中幾乎不被使用。但是到中世紀末,我們就已經(jīng)看到,有些騎士連同他們的不知用什么方法招募的扈從隊投奔外國君主,受雇為他們服務(wù),這種跡象表明了封建軍事制度的徹底崩潰。 

    同時(shí),在城市和在自由農民中間(在還保留著(zhù)自由農民或重新出現自由農民的地方),形成了建立能征善戰的步兵的基本條件。在這以前,騎士和他們的騎兵扈從與其說(shuō)是軍隊的核心,不如說(shuō)就是軍隊本身;隨軍征伐的大群農奴后備步兵是不算數的,看來(lái)他們到戰場(chǎng)上只是為了逃跑和搶劫。在封建制度繼續繁榮時(shí)期,即13世紀末以前,進(jìn)行和決定一切戰爭的是騎兵。從這以后,情況改變了,而且各地是同時(shí)改變的。在英國,農奴制度逐漸消滅,形成了一個(gè)人數眾多的自由農民即土地占有者(自耕農)或佃農的階級,他們是善于使用當時(shí)英國的民族武器——弓箭——的新步兵的來(lái)源。這種射箭手不論在行軍中是否騎馬,在作戰時(shí)總是徒步的,他們的出現促使英國軍隊的戰術(shù)發(fā)生了根本變化。從14世紀起,在地形和其他條件容許的地方,英國的騎士是選擇徒步戰斗的。射箭手先開(kāi)始戰斗,挫折敵人的斗志,后邊就是徒步騎士的密集方陣等候敵人的攻擊,或者待適當時(shí)機向前沖鋒,只有一部分騎士仍然騎著(zhù)馬,以便在緊要關(guān)頭側擊增援。當年英國人在法國不斷取得勝利,主要是由于在軍隊中恢復了防御因素。這些戰役大部分是采用了進(jìn)攻性反擊的防御戰,就像威靈頓在西班牙和比利時(shí)進(jìn)行的戰役一樣。隨著(zhù)法國人采用新戰術(shù)(可能是從他們雇用的意大利弩手起著(zhù)英國射箭手的作用的時(shí)候起),英國人的勝利就告終了。 

  

  同樣,在14世紀初期,佛蘭德各城市的步兵已經(jīng)敢于在野戰中對抗法國的騎士,并且時(shí)常取勝;而阿爾布雷希特皇帝企圖把帝國的瑞士自由農民出賣(mài)給奧地利大公(皇帝本人也是奧地利大公),由此推動(dòng)了第一支現代的、負有全歐威名的步兵的建立。由于瑞士人戰勝了奧地利人,特別是戰勝了勃艮第人,才最終使鎧甲騎士(騎馬的或下馬的)屈服于步兵,使封建軍隊屈服于新興的現代軍隊,使騎士屈服于市民和自由農民。瑞士人為了一開(kāi)始就證明自己的共和國——歐洲第一個(gè)獨立的共和國——的資產(chǎn)階級性質(zhì),便立即把他們的軍事榮譽(yù)變成了金錢(qián)。一切政治上的考慮全都消失了:各州變成了招募事務(wù)所,為出價(jià)最高的人鳴鼓招募雇傭兵。在其他地方,特別是在德意志,也響起了募兵的鼓聲;但是,瑞士政府的厚顏無(wú)恥(它好像只是為了出賣(mài)自己的國民而存在),直到德意志各邦君在民族恥辱最深重時(shí)期超過(guò)它以前,始終是無(wú)人能及的。 

    后來(lái),同樣在14世紀,阿拉伯人把火藥和大炮經(jīng)過(guò)西班牙傳到了歐洲。直到中世紀末,小型火器還不重要,這一點(diǎn)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在克雷西作戰的英國射箭手的弓箭同在滑鐵盧作戰的步兵的滑膛槍射得一樣遠,而且或許射得更準些(雖然效果不同)。野炮也同樣處于幼年時(shí)期;相反,重炮卻已經(jīng)多次打穿騎士城堡的無(wú)掩蔽的石墻,向封建貴族宣告:他們的統治隨著(zhù)火藥的出現而告終了。 

    印刷術(shù)的推廣,古代文獻研究的復興,從1450年起日益強大和日益普遍的整個(gè)文化運動(dòng),所有這一切都有利于市民階級和王權反對封建制度的斗爭。 

  

  所有這些原因的共同作用(由于這些原因日益增強的、越來(lái)越朝同一方向發(fā)展的相互影響,這種共同作用也逐年增強),在15世紀下半葉就決定了對封建制度的勝利,盡管這還不是市民階級的勝利,而是王權的勝利。在歐洲各個(gè)地方,直到尚未走完封建制度道路的邊遠地區,王權都同時(shí)取得了勝利。在比利牛斯半島,當地的兩個(gè)羅曼語(yǔ)部落合并成西班牙王國,于是說(shuō)普羅旺斯語(yǔ)的阿拉貢王國就屈從于卡斯蒂利亞的標準語(yǔ)[2];第三個(gè)部落則把它的各語(yǔ)言區(加利西亞除外)合并成為葡萄牙王國即伊比利亞的荷蘭,它從內地分了出去,并且用它的海上活動(dòng)證明了它獨立存在的權利。 

    在法國,路易十一在勃艮第這個(gè)中間國家滅亡以后,終于在當時(shí)還是極為殘缺不全的法國領(lǐng)土上廣泛恢復了以王權為代表的民族統一,以致他的繼承者[3]已經(jīng)能夠干涉意大利的內亂;而這個(gè)統一僅僅由于宗教改革才一度在短期內成為問(wèn)題。 

    英國終于停止了它在法國的會(huì )使它繼續流血的唐·吉訶德式的侵略戰爭;封建貴族在薔薇戰爭中尋找補償,而收獲超過(guò)了他們原來(lái)的打算:他們互相消耗殆盡,結果使都鐸王朝登上了王位,其擁有的王權超過(guò)了以前和以后的所有王朝。斯堪的納維亞各國早已合并。波蘭自從和立陶宛合并以后,在王權尚未削弱的情況下,進(jìn)入了它的光輝時(shí)期;甚至在俄國,在征服諸侯的同時(shí),又擺脫了韃靼人的壓迫,這種局面由伊萬(wàn)三世最后固定下來(lái)。全歐洲只剩下兩個(gè)國家,在那里,王權和那時(shí)無(wú)王權便不可能出現的民族統一根本不存在,或者只是名義上存在,這就是意大利和德意志。 

  

  弗·恩格斯寫(xiě)于1884年底               原文是德文 

    第一次用俄文發(fā)表于1935年《無(wú)         中文根據《馬克思恩格斯全集》 

    產(chǎn)階級革命》雜志第6              德文版第21卷翻譯 

    

    

  

  

  

    

  

 

    

     [1] 卡·施普魯納和泰·門(mén)克《中古史和近代史袖珍地圖集》1874年哥達第3版第32圖。 


  

    [2] 阿拉貢王國和卡斯蒂利亞王國于1479年合并?!幷咦?/span> 

  

    [3] 查理八世?!幷咦?/span>